一寸相思

吃不饱

〈攻略向游记括弧流水账〉〈黄山-宏村两日游〉

希望对这两个景点有兴趣的游客有所帮助。

流水账之前,写点伪攻略。

首先当然是非节假日去旅行才是最好的选择。

暑假人多,但只能暑假来的话就尽早,七月十日之后就开始人多了。

黄山的天气变化无常,市府所在的屯溪区和黄山风景区不一样,山南山北也不一样。导游说下雨不一定坏,一来不热,而来更大概率能在天晴后看到云海,但云海的出现概率很低,一年能有个七八天能看到。如果景区天气预报有雨,请务必在受到推销时购买雨具,斗笠真是个好用的神器。

对于体力不是特别好的,买根拐杖很不错,即使你坐缆车,中间也有将近十来公里的山路,迈开步子就不能回头了。旅行团的路线还只爬了光明顶,另外两座主峰中,莲花峰现在是休山期,要到2019年后开封,然后和天都峰轮换,封山期都是5年。

黄山也是世界地质公园,入口处有个地质博物馆,因为行程紧,没能参观是个遗憾。

黄山也有许多独特的动植物。不管是不是吸烟区,我都瞧不起在这种地方抽烟的人,一个烟头下去就是半座山,那些几百上千岁的树木是应该敬畏的。

山路崎岖,务必做好晕车准备。

宏村最美的是建筑,最让人惊叹的是水利工程。顺水出村,逆水进村,就不会走丢了。

虽然有舌尖的加持,毛豆腐的味道依然一言难尽。你可以多试几家,有的店酱料很好吃。

偶尔一反宅态去旅个游,见一见各自已成家立业的友人,也是值得纪念的经历。








周五中午,我在抄病历,友人打来电话说工作累了,想出去转转,我也心情郁闷于干不情愿的活儿还没钱拿,任性地答应了,下午的班三两句话就翘了。

又打了个电话跟母上汇报了我要出门的事,母上问你明天不是去见你导师么,我才想起还有这么一茬。不去就不去了,最近都没有好好学习,没啥跟他说的,去也没用,啊我真是太颓废了。

吃完午饭回到家,收拾点行李,给手机冲了会儿电。2点坐公交到汽车站,买一张3点半去无为高铁站的票。坐公交时因为我不长脑子坐错车,还打了个的才到。5点到达无为高铁站,已经开始检票了,下了车就飞奔和友人汇合,一路狂奔至月台,和谐号还没到站。我在大巴上时友人已经买好了晚餐,上车坐定,愉悦地吃起开封菜,期间调侃调侃各自的工作地有多坑爹,同事间一些微妙的场合与不可说的细节的原理。6点多到达黄山北站,住在黄山市的另一位友人来接我们,我们三个是大学同学,我还在徒然地混学历,友人去了我之前有想法但所有人都不乐意去的苦科室,另一位友人还在产假中,她结婚时也是开着那辆车载着我与其它伴娘赶往娘家酒的酒店,保安一脸懵逼看着车上下来一个婚纱和一群粉礼服抱着袋子拖着箱子呼啦啦奔进酒店。另一位友人直接把车开去屯溪老街停下,三个人决定先逛街然后吃小龙虾。中途上厕所时友人的裤子拉链坏了,我们凑在一个厕所隔间里倒腾了半天,最后决定直接去买,外面就是店店店店店。买裤子的时候友人说这旧裤子特别好穿,她买了三条一样的。可以的,主角级别的设定啊。吃完甜筒老街也逛到头,完全忘记了要买洗涑品和爬山用品,就叫车去小龙虾店,也在店里吃了黄山特产毛豆腐,味道十分,一言难尽。小龙虾味道正常,特点是有黄,黄还不少。黄山的小龙虾量少,有可能去了还吃不到,要是想吃小龙虾还不如去我家那个城乡结合部,半边马路的撸串吃虾摊子,能吃到一两点。在缓慢的上菜过程中,飞猪参了第二天的黄山散客团,四个人,我们仨,她小姑子。
另一位友人丈夫上夜班,我和友人就和她和宝宝三个半人挤一张床。客房睡她父母,宝宝房睡她小姑子。夜里两点我起来上厕所,另一位友人在喂宝宝,四点多我被哭声吵醒,她还在哄宝宝。
第二天六点,上大巴车,八点到达黄山景区山脚下的汤口镇,在这里寄存所有不必要的东西,如果景区预报有雨,一定要买雨具,而且斗笠比伞好用,是个神装备,遮阳遮雨还不狼狈。下大巴,换景区大巴进山,到达缆车入口。进山是慈光阁是前山,云谷寺是后山,前山进去后很快就能到达迎客松。但是我们进山时客流量已经一万多,太堵了,就从后山出发,最后到达迎客松了。迎客松我没去看,黄山松一路有一路看,重点是走到那儿时已经没力气走了,只想赶紧坐缆车。我们上下都是缆车,只走了中间的一段光明顶,但是人太多了,走路速度慢,静止站立的时间太长,反而很累,晚上去宾馆发现我痔疮都犯了。但是风景很好。黄山的山体貌似都是整块的花岗岩,非常壮丽。我们在雨后没看到云海,但祥云出岫的美景也很值了。一种我欲成仙的错觉。在迎客松前休息时我和友人最终在呈坎和宏村之间选择了后者。前者商业化程度低,但车也不多,来去不便。和导游说明后在微信上与另一位友人告别,她还在迎客松喘气,导游很负责,跟我们说如果没有车去宏村就在那里等团里大巴。在汤口镇上下大巴的地方有许多拼车的,比滴滴拼车靠谱。官方去宏村的班车四点就没了,我们五点下山来只能拼车。拼车的司机师傅说工作日游客只有几千,周末人多,这周又有缆车免费的优惠,得有差不多三万人了。
到达宏村后我俩十分庆幸先去的黄山后去的宏村,特别适合休息,十分悠闲。建筑是几百年的老房子,性质是个小资路线度假村。十分钟就能出村(景区)。进村时打电话联系下榻的客栈,会有人来接你的。村里的特色食物是到处都有的乌梅和烤鸭腿,再吃点毛豆腐,杂七杂八的零食,晚饭也搞定了,核心景区红灯笼映照下的月沼也看了,村尾百年大杨树下都是义乌小商品摊,我买了个在淘宝上收藏过的香插,友人买了点纪念品送她未婚夫。游览时要带上身份证和门票,这样可以自由出村,我就后悔没带因为景区里没有卖泡面的,而我俩都突然想吃泡面。古村落的路弯弯绕,但是其实很好走,村子的水利工程非常科学。逆水进村,顺水出村,顺着脚下路边的水渠走就不会走错方向了。造这工程的汪家族长夫人的画像就在村里的景点汪氏祠堂中。不过毕竟是人家宗祠,供奉灵位的后堂我就没进去了,也不好拍照的。倒是友人也姓汪,说是去年家族里还来这里修过族谱。村里也有许多卖酒的,可以买个小酒杯再买瓶桃花酿,喝两杯再舒舒服服睡一觉。当然月沼旁边也有许多酒吧。第二天早上先去门口买了去黄山北站的车票,然后逛吃逛吃,歇息歇息就回程了。宏村令我喜欢的除了水利工程,还有狗,一个个去头五百斤,懒得搭理走来走去的游客,一个狗瘫着或者一群狗打闹,都脏兮兮的,悠闲自在的。早上会有很多旅行团,南湖边一溜写生的学生也是另一番风景。那位同学我看见你在画漫画了喂。

睡不着我就想半藏

就看双龙动画,就看人物故事背景。我想,兄弟俩在决战前除了日常互怼外几乎没有矛盾,背景里只写了“半藏被迫亲手了结了自己的弟弟”。“被迫”说明了半藏在感情上是不愿意的,然而他还是在家族和弟弟之间选择了家族。而一旦他接受这个命令,源氏的死亡就只是时间的问题。因为半藏可不像是在战斗中会放水的人,而两个武者,一个勤于练习一个疏于练习,即使实力相等,战斗结果也是脚趾头都知道的,何况那时候的半藏就是个拔刀源。这里联系了一个语音,虽然官方说语音和剧情并不平行对应,但还是可以参考参考,源氏在杀人后可以触发“这是我从哥哥那里学到的”,括弧我没研究过具体的触发条件,通常是源氏杀人尤其是拔刀完之后会听到。在弟弟死亡以后半藏“深受打击,拒绝继承父亲的遗产并最终抛弃了自己的家族和所有辛苦换来的成果”,弟弟死亡后,半藏的价值观几乎可以说是崩塌了,原先做的家族or弟弟的选择也没有了意义,如果不是在家族的荣耀这一精神支柱之后还有个武士的荣耀在身,半藏就可以直接自尽了,毕竟在一年内(可能性大)经历父亲去世、弟弟去世(估计母亲去世早)、信仰崩塌这些高致郁因子,普通人根本就不想活了吧……关于源氏对半藏的恨意,我觉得比起“你杀了我”,“你竟然真的答应来杀我你竟然真动得了手”这件事才更让人恨吧,一种被抛弃被背叛的感觉,兄弟俩关系越亲密,被背叛时就越会愤怒。源氏对于岛田组那就是纯粹的恨意了,因为没有被“家族”的观念束缚,所以对岛田组这只怪物的嘴脸就看得越清。可是暗影守望任务完成以后,他还是意难平,除了缺乏自我认同这个原因外,你亲哥要杀你啊!怎么能平啊!但他也没有直接去找半藏,老实说,岛田家的炮灰刺客都能找到半藏,源氏能找不到?所以他哥对他来讲与其说是仇人不如说是伤心之人,想把他大卸八块却连面都不敢见。感谢禅雅塔!我十分好奇师傅是怎么让红眼源遁入智瞳的!简直奇迹!天使当初估计也为源氏操碎了心,不然源不会在尼泊尔给天使写信了。是这些天使帮助源氏升华成了一个完满的人。与此同时,半藏的灵魂几乎是破碎的(姐夫语),全靠武士道这一杆枪立着人形。
然后就是动画了。半藏在看到源氏的脸后那一瞬间的特写,眼里都是长久的思念啊,我都要哭了QAQ!还有一些有趣的兄弟细节,比如源氏一会儿叫哥哥一会儿叫名字,鉴于我也有个小我三岁的妹,很能理解这种“这小子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只叫我名字了?!”和“哼喊哥哥了准没好事不是闯祸就是借钱”的状况。还有半藏的“你不配说出我弟弟的名字”“我一直都以我弟弟为荣”,典型的弟控发言吧,我弟弟我弟弟我弟弟,我可以说我弟弟成不了大器,其他人不行的意思呗!当然这里其实也是因为半藏以为这个铝壳忍者是岛田残余势力派来的吧。
关于兄弟俩的中二,弟弟就不说了,中二max,胸口写个武神,简直左青龙右白虎,台词,被杀过的人都知道有多嘲讽!哥哥也是不遑多让,虽然看上去老成持重,但是用老成持重的语气说出“就是你了龙魂”和“你已经死了”这种陈年老梗的人,根本就是隐藏多年的深度二宅啊!暴雪爸爸还给半藏加了吃货属性,莫西干单边耳钉造型,你瞧我不把这坑底给你坐穿咯!!
关于外形,源氏的眼睛真的好看,好看到媚,明明只是一睁眼都像在放电,我在想是不是像娘亲呢。他哥一本正经杀气颇重但浑身都是性感的味道,不只是露乳术是浑身!而且是独特的属于基佬的性感()。
啊!又想了一遍,很爽,也对兄弟俩的未来充满希望!
最后再提一口麦藏,我心里的麦藏源氏的戏份太重了,因为源氏是半藏重建灵魂的前提,是门的钥匙,而麦克雷就像门外灿烂的正午艳阳,这个比喻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形象啊哈哈哈(ಡωಡ)

【麦藏】微醺的旅途3

*明确的gency















检测站的仓库与其说像房间更像是山洞。用货箱搭成的简易吧台后面,莉娜正在摆弄世界各地带回来的酒。厨房里没有多余的位置了,她只好自告奋勇做了调酒师。

“厨房”就在门口的空地上,往前再走一段可以看见灯塔雕像和大海。

托比昂在向小美介绍他自制的绞肉机,后者明显在犹豫要不要用。查莉娅和莱茵哈特正忙着比拼谁能在扛着两肩补给箱的情况下先到达仓库中央。音乐声响起来,卢西奥快活地呼叫引得刚刚输了游戏的宋哈娜又笑着蹦起来。源氏一脸见鬼地——哦虽然没人看得见——看着自己的师傅竟然在烤蛋糕,还用“愿世人心境祥和”的语气对他说“我不需要小费”。

但忍者的听觉即使在震耳的音乐中依然灵敏,他回头看去,齐格勒博士穿着一件宽松的淡黄色裙子走进来。她转身与麦克雷打招呼,露出了远处半藏的身影。

半藏放慢脚步,但没有停下,他从不退却。源氏没有迎过去,饶有趣味地看着半藏在走向自己的途中生硬地回应一路同事的打招呼。

安吉拉点头致意之后继续说:“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大家最好不要喝太多。尤其是你,麦克雷,酒量一般还喜欢喝五十度不愿意兑水的家伙!”

莱茵哈特隆隆地大笑:“离一般恐怕还差些!你忘了他上次跟我喝啤酒喝醉的事儿了么?”

麦克雷呻吟了一声:“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他突然想起来半藏也是个大半夜喝酒的酒鬼,“他喝得也不少呢!是吧半藏?”

半藏刹住,一脸难以置信,正酝酿着嘲讽麦克雷转移注意力的手法过于幼稚,远处传来一声不小的爆炸声。

大家紧张地看过去——法芮尔和杰克被BBQ烤台炸了一脸黑灰。

“托比昂!!!!!!!!”安娜吼道。

最后争执终结于小美的饺子。先是莉娜包了个饺子向众人介绍,安吉拉也过去帮忙,托比昂认真地观察着,他也许在想给堡垒或者自己的左臂添上更多厨艺功能,安娜得意于自己的饺子十分完美而暂时放过了他,到最后人群都聚到了台子边上试图包出属于自己的饺子。小美笑得很开心,她看到人群外的半藏,向他招手,源氏也举着他的三角形饺子挥手。

麦克雷身边还有位置,但半藏填进去之后就十分拥挤了。第三次用力过头挤破饺子皮的麦克雷沮丧地放下手,胳膊肘碰到了刚来的半藏。

“哦!抱歉。”

“没事。”半藏在观察了一圈后捏出了一个漂亮的半圆,并看了一眼放弃了的麦克雷。

“嘿!”麦克雷像只尾巴被咬的大狗一样跳脚了。

他后退一步,决定去喝酒,语气悠闲又快活:“去喝一杯么?”

“五十度波本不加水?”

麦克雷惊喜地睁大眼睛:“你也喜欢?”

“我更喜欢清酒。”半藏也准备离开。

麦克雷之前喝的酒让他变得愉悦又大胆:“是男人就来尝尝!”

半藏眼神锋利如刀,削得麦克雷瞬间清醒冷静下来。

调酒师莉娜的身影很难捕捉,麦克雷自己拿出酒瓶子给他俩倒酒。

“波本兑水也不错”麦克雷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即耸了耸肩“不过要我说,就是要舌头麻了才爽啊!”

话音刚落就看到半藏眼睛鼻子都皱在了一起。麦克雷大笑出声。

又喝了几口半藏才能好好品味,他吸了口气说“有木桶的香气。”

“那是白橡木”麦克雷的口气带着喜爱和骄傲,“高大结实的老伙计。”

“日本酒里也有很多这样的木桶酿,有一种叫‘百年衫’,红杉木的味道。”半藏眯起眼睛回忆。

麦克雷世界各地执行任务和逃亡,很容易想象一种高大挺拔的杉木的样子,他笑笑“我猜那和你挺像。”

半藏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麦克雷,“人知酒,酒知酒,酒知人。”后者已经惬意的坐没坐相了,他不怀疑他们坐的不是补给箱而是沙发的话麦克雷已经摊成一团了。

牛仔懒懒地举起酒杯敬了半藏,难得遇到个酒鬼同事。

莉娜不算,那家伙热爱一切酒精饮料,还是个千杯不倒。

历经坎坷的bbq终于有了成果,和饺子一起被分进许多个盘子里。微醺的两人也被叫过去认领自己的杰作莉娜的甜点很不错,禅雅塔的则一言难尽,差不多一口一个“灭”。

人群吃得差不多时卢西奥开始切歌,年纪大点的还好,像哈娜,摇头晃脑地让莫里森忍不住担心小姑娘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特工们的狂欢短暂又收敛,不多久就切成了舒缓的音乐。禅雅塔虽然在打坐,法珠却在跳舞。

半藏的目光越过高大的莱茵哈特,落在源氏身上。源氏在和医生跳舞,对其它人的目光毫无察觉的样子。半藏移开目光,心情复杂,决定去上厕所。

远离人群后耳边瞬间清静许多,还是能听到音乐,伴随着空旷的脚步声。如果源氏他真的……半藏叹了口气,想起源氏的交际舞还是他教的,但那时的灵雀还对这种无聊的学习毫无兴趣。

半藏抬起手,踩着节奏,一个人跳了两步——麦克雷刚从厕所出来。

两个人互相愣了几秒,麦克雷先动了,马刺声哗啦啦,但半藏清楚地听到一声轻笑。

麦克雷嘴角止不住上扬,岛田半藏这个人真的和“源氏的那个兄弟”差太多,简直可以说是可爱了。

他看不到背后半藏还愣在原地,脸色爆红,直到听不到马刺声了才从嘴里挤了句粗口:“妈的。”

【麦藏】微醺的旅途2

麦克雷又在抽烟,这次在瞭望塔三楼顶。落日余晖洒在直布罗陀海峡,像一副恬美的油画,叫人忘记了在世界各地燃起的战火,直到守望先锋的运输飞船风尘仆仆的归来。
他看见了岛田半藏,在上次两人偶遇的角落。小个子的东方人像雕像似的望着飞船入港。门打开了,安娜一边打开通讯器和法芮尔视讯一边快速地走向温斯顿的办公室。过了一小会儿,源氏和禅雅塔一前一后地出来了。这时候半藏才动了动,麦克雷十分怀疑他是不是站僵了。岛田兄弟俩的故事人尽皆知却又无人了解真相。麦克雷把烟屁股挪了个方向,好奇这两人的重逢画面。半藏没有走过去并伸出双手拥抱他的兄弟,也没有至少站在路边等待,他转身回了宿舍区。源氏和禅雅塔似乎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直到休息区前的岔路口又站在那里说了好一会儿才互相行礼告别。麦克雷确定他看见了源氏手里拎着类似酒瓶的东西,上面写着的大概是日语,但源氏又不能喝酒。

源氏拎着酒瓶打开宿舍房门,半藏的房门。正坐着冥想的半藏闭着眼睛叹了口气:“我不该期待你学会敲门”。

“但你可以期待这次的伴手礼,叫什么来着?”源氏的语气明显带着笑意,“百年松?”

“百年衫?!”半藏睁开眼,优雅并迅速地起身,“你去了奈良*?”

“嗯哼!”源氏“坐没坐相”地四处张望了一番,“但你好像没给我带礼物啊半藏。”

半藏抿着嘴不说一句话,互相带礼物的传统过于久远了,他已经不是有资格让弟弟接受“无聊的礼物”的兄长了。

“对了,哥,后天大家的聚会你来么?”

半藏愣了一下,想起来昨晚温斯顿发来的消息,说后天人员难得都在基地,想来一次小小的聚会庆祝一下。新的守望先锋从重组开始就人员分散,任务繁多。“不去。”

“你没给我带礼物。”

“……”

“你要到大家散场才能离开。”

“……”

“你没给我带礼物。”

半藏瞪着源氏的面甲,看不见表情,但他知道源氏在笑。“百年衫”静静地立在一边,半藏无奈地抱起酒瓶子,“聚会到底吃什么你们讨论完了么?”

源氏调出通讯界面的讨论组,丽娜还在向大家推荐死扛,温斯顿表示他会做很多菜,包括独家花生酱味香蕉船,小美想给大家做面或者饺子,托比昂正在号召人手一起造一些灶具……

“没有。”

“不出所料。你还没去找医生吧?”

“我和老师一起回来的,一切顺利。不过还是需要去报备一下。”源氏跳到窗边,有风吹进来,吹起他那条已经残破不堪的发带,“ただいま(**)。”

半藏想知道那个智械到底是怎么影响了自己的弟弟,也好奇源氏为什么去医疗室去得格外勤,更想问问聚会上源氏能吃什么……“おかえり。”






note:
谢谢观赏与鼓励!


**最后两句日语是“我回来了”、“你回来啦”。


*“百年杉”是奈良吉野区的“美吉野酿造”用当地名产吉野衫制作的木桶酿造的酒。官网地址:www.hanatomoe.com

【麦藏】微醺的旅途 1

源氏的重生对于岛田半藏来说,几乎重塑了他的人生,他的弟弟永远都要做他人生的转折点。现在守望先锋在半藏眼里分成了两部分,源氏,和其他特工。这两天有个人在这群其他人变得显眼起来——杰西·麦克雷。这个人的价格倒是在黑市一直都很显眼,但在守望先锋重召之前半藏本人的价格也不遑多让。最近的一次任务在伊利奥斯,他们去调查古代遗迹被盗的事情。困难不在于调查,在于他们在明,目标在暗。半藏向来是在暗的那方。正面的强火力他已经好些年没遇到过了,场面变得有些胶着,他的左腿受了点伤,突然一声“午时已到”在他身后响起。杰西·麦克雷什么时候绕到他后面去了?!

任务完成后还要提交任务报告,温斯顿看着半藏报告书上“杰西·麦克雷的技巧值得这个价”有些不知所措。

源氏变得和以前大不同了,虽然因为任务的关系两人还不能有令半藏满意的相处时间,但足以让半藏陷入迷茫。好在这次的迷茫比起上一次跌入黑暗深渊相比,更像是久在暗处突然见光的目眩。源氏的温暖遥远又不可思议,这里的所有特工几乎都具有类似的特质,用半藏的话来说,一种天真到愚蠢的友善。甚至包括那个杰西·麦克雷。

夏日的一个晚间,半藏因为任务带来的伤又一次陷入噩梦,醒来后直接拎着酒到海边独酌,却看见一点明灭的火光靠在监测塔后面的墙边。

半藏不打算往前走了,结果麦克雷先开口问好:“你好啊!”

他点点头算是回礼,他看见烟头被捻灭,猜测麦克雷要回去了,结果那种愚蠢的友善再次让他感到不适,通缉犯杰西·麦克雷语气很关切地问“你的伤好些了么?”他看见了半藏手中的酒,轻笑道“可别被我们的好医生看到了,伤员不能喝烈酒,她一定会这么说。”

杰西·麦克雷迈步准备回休息室,却意外地听见这个前黑道老大回应了他:“这不是烈酒,是日本清酒,而且只有1合多一些。”

麦克雷回身有些疑惑:“一盒?”

“180ml。”半藏有些后悔自己因为酒的原因冲动地和人争辩,这会带来更多的对话,而他已经不耐烦了,说完就向崖石边走去。

麦克雷看着对方冷漠的背影耸耸肩,好奇心和肚子里的酒虫虽然让他对日本清酒有了兴趣,但半藏并不是个好的聊天对象,也不会是个好酒友。很久以后他会后悔得把这个想法扔进马桶里。


【r76r】月亮出来亮汪汪

守望先锋在英国执行任务的某天,周美玲突然兴奋地跑过来邀请大家去看巡演到伦敦的中国艺人的演唱会。士兵76其实对中国民族音乐没什么兴趣,但挡不住周教授热情似火,随门票附赠一套自制的简介手册。


一直到入场等待,莫里森才随便翻开了一页仔细看起来。一首叫做《小河淌水》的民歌。手册对歌词做了翻译,意思倒也十分简单,讲述一位女子思念远在他乡的恋人。对于歌词里出现“哥”一词小美也做了贴心的注解:在亚洲文化中,夫妻之间有时会以兄妹相称。所以这是一首描述思念的情歌。又顺着曲目单简单地看了一下每一首歌曲的翻译,莫里森感觉自己似乎窥见了一丝丝东方人的情感表达。


悠扬的歌声,变幻的舞台灯光,渐渐地让莫里森沉静下来。字幕又打出了一行字,低头看了一眼歌单,是那首《小河淌水》。


月亮出来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舞台灯暗下来,星幕下升起山峦,山顶上挂着月亮。


清风吹上坡。哥啊,哥啊,哥啊!


“哥啊”这句简单,不用翻译也能听出来了。


演唱家还在吟唱,婉转悠扬,她又唱了一遍,哥啊,哥啊!哥啊……


莫里森窝在黑暗中,沉进一些畅想里,不知什么让人无奈的原因,恋人与自己隔着山与海,思念让她走上坡,她唱起月光与流水,她呼唤她的“哥”。


哥啊!哥啊!哥啊!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

加布里埃尔。

加比。


有没有上帝或者月亮来告诉他那个人为什么与自己隔了山与海?


有很多年了,最开始他会止不住泪水,反正那时候他也快死了,丝毫不用吝啬泪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泪腺能产生那么多液体,他可以回答安吉拉的问题,他可以冷静地思考发生了怎样的事故,却关不上泄洪的闸。


她抬头看见遥远的月,她低头看见流向月的溪。


过了些时日,闸门关了,情绪也关了,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作为强化士兵狙击训练时都没有过的平静。溪水与月光,永远也无法真正交汇。生与死,他也无法再与那个人真实的交汇了。


哥啊!

加比受伤了,报出了对方的位置,他反手一枪完成了任务。

哥啊!

他讲冷笑话,讲完回头,加比照常翻了个白眼。

哥啊!

他点了一份垃圾食品,坐下时,加比用更垃圾的墨西哥卷饼嘲讽他。


每一声,每一声都是想念。想念,这单词像子弹瞬间击中了他的肺叶。

演唱者在呼唤,越过一座座山,淌过一条条河。他躲进歌声里,肆无忌惮地想念一个人。


哥啊!哥啊!哥啊!


他们争吵,猜疑,背叛,可是当事情模糊在简单的歌声里时,月光里只站着一个人——加布里埃尔·莱耶斯。


月亮出来照半坡,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的哥。

一阵清风吹上坡,吹上坡。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他闭上眼睛,放开痛苦和仇恨,无声地呼唤: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加布里埃尔·莱耶斯!


山顶上挂着月亮,星幕下升起山峦。吟唱渐渐远扬,像一行泪无声地落进心底。



台下爆发出掌声,杰克·莫里森躺在座位上,睁开眼,思念戛然而止。


【麦藏麦】麦克雷的一见钟情

*深夜不睡觉记录下来想的一些片段,没头没尾
*没头没尾,不分攻受



麦克雷第一次看见半藏并看不出什么,虽然曾经满世界出任务,他依然对亚洲人的脸庞不算熟悉,用来记忆的标签包括,扎起的黑直发,而且是用一根类似于丝巾的装饰物扎起来的,灰白色鬓角,矮小精壮的身体,覆盖半身的东方龙纹身,日本黑道穿的传统服饰,复合反曲弓,真的有人还能在现代战争中用上弓?即使能看见箭头是合金制的,合金腿甲,和源氏有点相似的足部设计,还有,眼睛。麦克雷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以至于他不能立刻判断出自己对于这双眼睛到底有着怎样的评价。他是个人类,他人生大起大落,也算很有谈资了,但,所有的行为都有目的,生存。又或者,在他人生的后半部分开始有了别的目的,类似于信仰或者说正义。但岛田半藏的眼神他从未见过,那是一种不带任何目的的眼神,就像他从未因为人世间的事情努力过,大概有些像个贵族,天生的骄傲,一种优雅的傲慢。但麦克雷从没见过什么贵族,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所以他无法肯定内心模糊的感觉。他伸出相对来说大而毛糙的手,流畅的自我介绍“杰西.麦克雷。”伙计你的眼神很不错。这想法像流星在他脑海里划过,但立刻就陨灭了。这赞美不算贴切,容易和惯常的套路混淆,不能完整地表达,同时,也许东方人看上去还在试探,表现地太友好也许会被觉得冒犯也不一定,很久以前源氏加入他们时他曾对东方人有过一些浅显而笼统的了解。重点,这个人还在试探新环境,他怎么能看上去像是审视今年的葡萄能酿多少好酒的酒庄老爷?!可是,确实是……漂亮的眼睛。

漂亮的眼睛。主人是麦克雷的新同事,一个态度不友好,经历更不友好(想想他曾经做过的一切)的新同事。

不友好的部分随着风滚草在地上翻滚,掀起一些尘土,漂亮的眼睛升上高高的天空,化进漂浮的大团白云里。接受岛田半藏成为新同事对于守望先锋的各位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麦克雷也预感他们的关系恐怕不会多轻松,他决计不可能想到未来两人的关系会是另一方向的沉重。

麦克雷是个美国人,而且是个牛仔。在细节上给自己找烦恼的人永远不会是他。此刻的麦克雷擦着枪叼着烟走着神,然后意识到这个永远的终点是昨天下午十六点二十三分,岛田半藏出现之前。他应该把那句夸赞说出口的!现在这赞美和赞美的对象总是从脑海里冒出来占领他美好的放空时间!

主啊,原谅麦克雷吧!他没有过正常男孩的青春期,美,性,爱情也从不是他生活的主旋律,何况还是和蝴蝶夫人同调的。

这句夸赞成了麦克雷面对半藏时的小小心结,不碍事,只是每次看到半藏都想夸出口,但场合,气氛,还有些别的什么,总是阻碍了麦克雷的表达。

半藏比想像中适应的更快,如同当年的源氏,技巧卓越,配合流畅,但不宜亲近。那时的源氏还没有遇到禅雅塔,触碰时需要比常人小心些。他开始收获一些赞赏与信任了,尽管他本人表现得并不在意这些。

但麦克雷在意,半藏一箭爆头的时候,半藏把敌人逼近他的视野的时候,半藏召唤蓝龙的时候。他太想夸赞他了!这想法像滚雪球,从一开始的那一点出发,越来越强烈,最后他终于说出口了!

漂亮的一击!

然而半藏似乎没什么反应,并不是针对麦克雷,他对谁都这样,但麦克雷仍然感到意料之外的失望。

半藏只在对上源氏时才会有些肉眼可见的情绪变化。也许应该改善改善关系增进增进友情,他才能在夸赞后获得一些反应,麦克雷这样想着,再次耗尽了他的放空美好时光而不自知。

*沉迷麦藏,日渐消瘦

神说要有乾坤组!

优雅骚气的知己组!文可对酒当歌!武可英雄救美!没落贵族与寒门仕子!连wifi都能自动共享!即使是政敌也挡不住鸿雁传情!现在购买即可赠送beDLC《误会之后阴阳两隔》!这么萌的西皮竟然没粮!我天基药丸!打个tag,不说粮,有人能谈论就很开心了!方方土每天那么辛苦躲在床底下唱歌,对他好点~()

幻影的小喵子结婚啦!!!


相方是条污龙,多么动人的画面。

然而每一场婚礼总有失控或翻车……由于舞王的意外到来,婚礼变成了粉丝见面会,NTR现场……聚众吸食gayligayli的照片,阅后即焚。




不要问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开车的时刻被神圣炸翻了,并没能截图。



是时候跳舞了!不如跳舞!开车都不如跳舞!让我再吸一口!!!





终于在水船的召唤下大家走出了吸x所,龙猫回了新房(喵的宿舍)搞起了装潢……龙南的pp……真是……太棒了!!!!!



ff14截图及吐槽01

有剧透!有剧透!有剧透!

连tag我都不敢打



















是怎样的精彩内容呢官方不能好了





枪术职业任务,这位士兵表示,我天天被绑,已经绑出块感啦!完全不想救你了怎么办




妖精领日常。你为我为什么会识破,别的妖好歹变个路牌啊老人啊你给我变个巨大火鸡你说为什么会识破?!!!





拉拉肥之即使穿成这样也很难看出是雌性……






遇到一只精,好像阿图瓦雷尔大哥






猜猜那个大个子在哪里




弯枝任务,温暖的气息,再次证明了光战很容易被调戏的属性






伊修加德贵妇正在买买买,我打开看了下价格,转身就走






祖爷爷真的和神烦好像啊!不对,应该说是神烦跟祖爷爷好像好像啊!!!





看截图才发现,瞄这里左边的角断了。以及我一直都觉得龙骑校服头盔一点都不像龙!因为角尖尖贴了金,正面看像小熊维尼,侧面看像敲烤宝……





加入了幻术师行会,所以说,元灵和蛮神不是一个属性么




如何描述一只拉拉肥的身高,比宝石兽高一点,比发芽的椰子矮一点






龙族真的好萌……当时我就想加入异端者了!





旁友跟我吐槽找不到去灵峰的路,恩,如果你和龙对话的话就能get到路以及龙的嘲讽了。





你竟然还玩幻卡!!来来来!来两盘!



槽多得忍不住吐wwwww这游戏真难玩h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