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二月春风】【瓶邪】

祝我和阿晨生日快乐!(其实还早)

————————————————————














大二新学期,吴邪拎着半个自己那么重的箱子穿梭在往来呼和的人群之中。新入学的学弟学妹像刚孵出壳的小鸡仔左顾右盼,学长们一脸笑容跟见了梦中情人似地领着各自系的学生往里走。校门口马路牙子上摆了一溜儿的动感地带遮雨棚,觉着自己有经济头脑想着小赚一笔的学长学姐们早几天就在地上用喷漆划分了势力范围,只待今日小店开张,各自摆出用三轮从批发市场蹬过来的脸盆衣架卫生纸、台灯蚊帐热水瓶,再花样百出地扯着嗓子招揽生意,吴邪都走到人群分流的岔路口了还能听到隔壁寝室金万堂正在勾搭一学妹的声音,这让他不禁想起去年刚来的时候,每每到了周六金万堂的寝室通宵撸啊撸时不绝于耳的吼叫……“草!你抢劳资蓝爸爸!”“垃圾!刚他!”“你的R呢你的R呢垃圾!!”……吴邪想到这就有些无力,忍不住回头朝“闹市区”看了一眼,没看见金万堂,熙熙攘攘的,只在余光里瞥见一个行为艺术向文艺青年,这大热天的还穿着深蓝的连帽衫,脸遮得跟刺客信条似的,在千万人里格格不入得动人心魄。
宿舍区大门外停了一溜儿私家车,吴邪又忍不住脑内开了小音响唱起“带着你的妈妈带着你的嫁妆~坐着那马车来~嘿!”,没一会儿又被炽热的空气烤成了“南方的天是晴朗的天~南方的人民好喜欢~”。终于踏进宿舍里,吴邪磨磨蹭蹭地登了记,上到四楼419宿舍,门正开着,他本想大吼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奈何天太热,他刚爬上楼只剩下喘气的力气,屋子里已经来的两个看上去也蔫儿了吧唧的。潘子在收拾东西,光膀子的胖子正对着电脑笑得一脸猥琐,瞥见吴邪进来也没摘耳机只挥了挥手打招呼。“来啦!”潘子点点头继续收拾。吴邪坐了一会儿,在自己桌上找到水杯,跑去洗脸池旁接了杯自来水咕咚咕咚灌下肚才感到了那么一丝丝凉爽。吴邪弯腰准备打开箱子收拾东西,这才发现“对门”来了新同学,人不在,只有一个大箱子,一个提包。X医的宿舍大多是四人间,上床下桌,外加一个阳台一个卫生间两个洗脸池子。刚大一那会儿419寝室住着吴邪,潘子,王胖子,大奎四兄弟,上学期末大奎转走了,他们考完试还积极地讨论过下学期来怎么改造利用那点空间,潘子表示可以堆书和杂物,吴邪表示可以养只宠物,胖子表示可以堆脏衣服,可惜这美好的愿望已经落空了。“你俩见了吧?说说,哪个班的?认识不?”胖子这时已经摘下了耳机,反身趴在椅子背上,摇摇一根胖手指,一脸老神在在道“此人来历相当神秘,只看那清奇的骨骼稳健的步伐便知是不世出的高手,且此人性情冷淡,恐不易与!”潘子白了他一眼,对吴邪解释说“是个大二休学了一年的学长,我看了群文件,是你们班的,不怎么说话倒是真的。”胖子把椅子挪了挪凑近了插道“他身上还有个纹身,好像是龙啊什么的,脖子这边挺明显,没换衣服之前他穿的白T,好像肩膀上也有。”潘子道:“胖子和我问他那是啥他也没答只问我俩是不是很明显,那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后来他换了件连帽衫出去了,看着就热!”说完潘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三人还在讨论这个新来的,人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口,左手拎着学校最便宜的迷彩绿被子席子蚊帐套装,右手拎了几个塑料袋。屋子里几个闭了嘴面面相觑,再一齐盯着背后和胸前都汗湿了的张起灵走到跟前,打开一个塑料袋往他们眼皮子底下一递,袋子里四罐冰红茶。三人登时回满血蓝,胖子谢了一声掏出饮料分给众人,潘子道声多谢接过饮料迅速打开咕咚咕咚喝完了,吴邪看着手里饮料,再抬头看看前额的刘海紧贴着汗湿的额头的男孩,就觉得胖子不靠谱,这人哪里不易与了,只不过性格太闷了吧。他朝他笑起来,说,“谢谢!我叫吴邪。临床8班的,好像跟你一个班呢。”张起灵拿他那双黑的吓人的眼看着吴邪,半晌说一句“我知道”,转身走回自己桌前开始收拾东西。吴邪面上一窘,心里骂道,草!还真是个闷油瓶!
周一上课,吴邪雄赳赳气昂昂地早起准备去教室占位,下了床看见潘子已经在刷牙了,胖子还在床上哼唧,再看一眼张起灵的床,空的。“闷油瓶呢?”吴邪问。“啥瓶?”胖子说着跳下梯子,大地一声低吟,“哦你说那张小哥啊。”潘子刚洗完脸,答道“人家小哥起的早了,我刷牙的时候他就出门了,看样子像是去跑步的。”
“这么叼!?”吴邪脑补了一下张起灵跑步的样子,估计还是没表情,遂从脑海中删除此帧。
“对了!小哥好像,比咱们都大吧?”胖子一边放水一边琢磨。
“应该是,所以你得叫大哥。”潘子说。
419寝室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四个人按年龄得分出个长幼,这样四人好似兄弟。以前大奎月份最小。吴邪也迟,排老三,因为开玩笑时的一句话,潘子到现在有时还叫他小三爷。潘子和胖子一直为谁是老大争执不休,两人生日就差一天,胖子非说自己的身份证不作数,他还得再大一个月。两个人没事儿就掐,但一联机打游戏就又好得跟从小穿一条裤子似的。现在老大是定下来了,可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跟那位老大套这近乎。胖子站在吴邪身边打开水龙头,乐道:“那我就是老二!”潘子从墙边探出头对着胖子嘲得一脸好讽:“嗯!你老二!”
“啧麻痹!!”胖子怒。
张起灵擦着汗进门的时候吴邪正在阳台上浇花,或者说浇花盆。那是去年不记得哪个女生送的,吴邪顺手就塞进桌子底下的旮旯里,昨天掏出来时突然就起了兴致说要把这花种出来。
“天真你快点!”胖子拿着书对吴邪大喊,转头看见张起灵又道,“小哥,跟咱一起到一食堂吃早饭不?”
“你们先走,我冲澡。”张起灵答着就脱了上衣拿盆。
吴邪从他身边经过,说“那我们给你带饭吧!等会儿你直接去二教304占座,你,你有什么不吃的么?”
“。。。。。。没。”
“那我就随便带啦。”吴邪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踏出了寝室。有晨风从大门穿进来,拂过张起灵面颊,又朝着阳台门飞去。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