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4二月春风】【瓶邪】


















窗外狂风大作,二教一楼的教室里临床的大二生们一个个埋头答卷,运笔如飞,像是小兔子啃甘蔗的声音。吴邪写完最后一个字,长吁一口气,揉揉酸痛的手腕,一看表还有十五分钟结束。前几排有几个交卷的,但大部分仍然在写,吴邪内心感慨医科大学狗们的日子过得还不如高三生逍遥。他也懒得检查了,直接收拾了笔袋交了考卷,准备直奔食堂。按照前几场考试的尿性,张起灵肯定都已经在吃饭了,潘子和胖子差不多时间也应该已经交了卷,等会儿到食堂再打电话,如果还没——吴邪低头,停止了他一贯停不下来的操心,他把伞忘在教室里了。可以回去拿,可是他坐在教室中间,无论从前门还是后门进去都会打扰到一溜人,想想也只有十来分钟了,吴邪还是决定等打完铃再进去,至于午饭,张起灵此刻是肯定交了卷的,就让他带一份好了。给张起灵打电话是一件有趣的事,这人从不多说一个字废话,听他电话就像在听10086咨询台的电脑语音。吴邪自认为还是很擅长和人交流的,当面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能从小哥那没表情的脸上看出一点情绪了,这还得多亏他强大的脑补天赋,但打电话就真不行了。他拨了电话,人果然在食堂,点了份盖浇饭,对面答了句好,对话就结束了。刚要挂断,对面突然又传来声音,“你不舒服?”这么猜合情合理,一食堂在教室与宿舍之间,并不需要绕路,今天上午考的又是最后一门,不可能赶回去磕书,这个时间点到食堂人群也还没开始汹涌,吴邪也不像潘子和胖子游戏瘾大不至于赶这一顿饭功夫。
“没,只是把伞忘在教室里了,我等考试结束再进去拿。”吴邪解释道。电话那头哦了一声就没了,吴邪等了几秒依然没声音只好开口道“那我先挂了,回见。”
“再见。”张起灵那特有的平淡的语气从听筒里传过来。吴邪顿了顿才按下挂机键,刚才他又脑回路扭曲到了伽马星系,想着这人若是生离死别估计也就是这么平淡的语气说再见吧,结果屏幕上电量不足的提示跳了出来又把他拉回了地球。他索性关了机,完全放电对锂电池不好。终于铃声响起,教室里外突然跟开了闸的三峡大坝一样,人潮汹涌,都赶着去食堂火并呢。吴邪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才进了教室,走回自己刚才的座位,没找到自己的伞,怕是记错了座位,又前后找了找,还是没有,怕掉到了地上,他蹲下来仔细搜寻,没有。就跟商量好了似的,外头的雨声越来越大,淅淅沥沥变成了哗啦哗啦。吴邪跑出去一看,教学楼里几乎只剩下他一个。他低声骂了句洋文,掏出手机,祈祷一般按下了开机键,迅速打开通话记录,第一个是张起灵,拨过去,半天没人接,摁掉电量提示,翻到下一个,潘子,拨过去,响了半天才有人接,一问,他和胖子俩都去网吧了,再重新拨给张起灵,这回倒是立即就接了,“吴邪?”
“是我,我,我伞丢了,能过来接一下吗?”
“在二教?”
“嗯。”
“等我。”
吴邪抬头看了看,风太大,最好能多带一把伞来,两个人一把伞,就这风雨,遮挡效果基本和帽子没差,可是胖子和潘子不在宿舍,宿舍只有一把伞,只能去隔壁宿舍借一把了。他想象着闷油瓶开口借东西的样子说道“多带一把伞,别只打一把啊!”拿开电话低头一看,得,早就黑屏了,因为一直是静音状态,他都没感觉到。
张起灵撑着他那把大黑伞,跟黑社会似的冲进了吴邪的视线,吴邪眯起眼想看清张起灵手里还有没有第二把伞,等人走进了,果然没有。
吴邪悄悄叹了口气,张起灵却跟没看见似的,自然而然地揽过吴邪肩膀,朝宿舍走去。吴邪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那只大长手,又看了一眼目不斜视的手的主人,心里有些别扭,但随即又在心里吐槽自己,跟自己的好兄弟亲密无间有啥好别扭的,还是不是大老爷们!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有些难受,只好开口说一些关于考试的事儿,可惜张起灵对这一话题并没有做出回应,吴邪只好闭嘴在心里扎张起灵小人儿。
熬到了宿舍门口,张起灵收伞,吴邪长吁一口气,张起灵瞥了他一眼,说:“饭要凉了。”
“哦好好。咱俩都赶紧换件衣服吧,你肩膀都湿透了。”
“嗯。”两人踏着湿滑的地砖,小心翼翼地爬回了宿舍。
————————————
to阿晨,暂时只有这么一点,后面我会加油,提前放出是想得到一些改进意见,笔残注定写不出心目中的美好画面哭泣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