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2二月春风】【瓶邪】











新学期开了一门儿看上去邪魅狂狷的课,叫系统解剖。上了几周,一直也没见到真枪实弹的传说中的尸体,只在教室里拿着大腿骨小腿骨互相华山论剑,所以等到老师终于带他们去实验室的时候,潘子和胖子耐不住四处乱跑,跑到了楼上局部解剖的实验室,拉着吴邪,后面跟着张起灵。楼上今天没课,没什么人,很安静,实验室靠走廊一边的墙除了门只有通风窗口,高高地挂在离天花板一尺的地方,走廊的两边都是实验室,因为门与门之间只有雪白的墙壁,看上去就像一条被拉长的宾馆走廊,大概因为实验室的窗帘都是暗黄色,从通风窗折射出来的微弱阳光也是暗黄暗黄的,照着尽头血红的一排大字——解剖是医学的基础。至于是希波克拉底还是亚里士多德吴邪已经没心思细看了,他现在只觉得这里特别适合拍恐怖片,他就是那个一身白毛汗下一秒就会被这样那样的男主角,好在胖子和潘子两个人及时爆了几句粗口,拯救了这可怕的气氛。他俩还在寻找没关上的门,吴邪这边叹了口气,向右手边的一扇门走过去,一掰门把手,松的!他回头招呼了胖子潘子和小哥,几个人钻进了教室。这间教室窗帘只拉了一半,光线比走廊上好太多,只是空旷的教室里只有两具铁棺材,他们试了试,铁棺材打不开。这时潘子发现墙角的塑料膜掀开后有几个靠墙放的大铁箱,有个箱子没锁,开着一点缝,吴邪慢慢掀开,本来就刺鼻的福尔马林的味道更加浓烈起来,纵切的半个上半身就这么半睁着眼睛对上他,虽然脑中还在吐槽怎么也不把头发剃干净,心跳还是实打实地迅速飙升,偏偏这时候耳畔一个低沉的声音幽幽地说,“吴邪。”吴邪猛一回头,正好跟张起灵鼻子对鼻子眼对眼,被放下的箱子盖发出一声巨响,正在观察一条大腿的潘子和胖子立刻看过来,张起灵转过脸,淡然地说刚才学习委员给他发短信让他们回教室。几个人暗搓搓地原路返回,潘子和胖子似乎在争论那是男人还是女人的问题,张起灵走在中间,吴邪跟在张起灵后面,他瞪着张起灵的背影,似乎特别轻快愉悦的样子,他心中各种草泥马奔腾。
回到教室后,老师交代了标本馆的进出时间和注意事项后就让他们自由观察去了。为了不用在人海中为晚饭而奋斗,大家当然自由地提前下课了。419的四个人就近去了二食堂,平日里排半天队才能吃到的一楼牛肉粉丝这会儿只有一两个人,可是吴邪今天实在没什么心情吃肉,鼻腔里还留着一点福尔马林的味道,吁一口气就能闻到。潘子依然是一盘子的辣菜,胖子正努力恶心他说着些血肉模糊的故事,张起灵打了份西兰花和千张烧肉,吴邪看着他吃,自己只拿筷子在菜里拨来拨去,张起灵抬头回望,他立刻低下头老实吃饭,等感受不到目光了又抬眼看过去,低垂的眼睑让长而密的睫毛看着很明显,过长的刘海随着动作微微晃动。吴邪又想起那半身标本,脑子里冒出一句,怎么不把头发剃干净,随即是一张张起灵脸部大特写,骤快的心跳声犹在耳边,他突然觉得那一刹那的感觉很像一见钟情般的心动,随即甩甩脑袋,理智地认识到那只是瞬间的神经兴奋而已,所以其实爱情也没那么神秘大概也就是间歇性神经兴奋而已吧。吴邪埋头努力吃饭,停止了自己天马行空的文艺猜想。张起灵刚好吃完,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学期还有一门略奇葩的课,叫寄生虫。也是毁食欲专业课top3,但学校录的教学录像相当喜感。“看!小囊蚴终于挣脱了出来,快乐地蠕动着!”胖子夹起一根炸鸡柳扭动着放进潘子的菜盆里,潘子一脸嫌恶。看到潘子不开心,胖子和吴邪都开心地笑了。吴邪也夹起一根豆芽扭动着想要放进对面小哥的菜盆里,嘴里也模仿着教学录像的语气说:“小蛲虫游啊游啊游上了岸!”张起灵面无表情盯着他,吴邪动作一顿:“呃,今天这豆芽不错,小哥你也尝尝!哈、哈哈!”张起灵又盯着悬在半空中的筷子,毫无预兆地倾身低头,一口吃掉了可怜的豆芽。胖子正好看过来,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呦呵,你俩啥时候这么恩爱了?”这都大二了,班里的男生早就过了大一耽美常识普及期的不适应,平日里总肆无忌惮地随地搞基。“来,大潘,张嘴,咱俩也病从口入一把!”胖子作势要给潘子喂鸡柳,潘子立刻夹起盘子里的尖椒要喂胖子,吴邪捂脸,真不想说他认识这群蛇精病,虽然自己也是。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