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3二月春风】【瓶邪】















蛇精病们还是太年轻啊!站在十一国庆的人流中,吴邪悲哀的想。他抬头望望天,一片人头,低头看看地,一圈脚跟。到底是谁提出来十一国庆要出来旅游的他已经不记得了,反正木已成舟,四个人像被渔夫打上来的一船鱼中的四条,挣扎着想在人与人的缝隙里瞧见一点风景。这次来的是江南小镇两日游,在综合了交通、旅费、时间等各种因素后,419全体寝室一致通过了这一图样图森破的决定。当他们找不到导游的小旗帜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是傻逼;当他们坐在台下看台上唱着传说中昆曲而他们一个字都听不出来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是傻逼;当他们好不容易照个像结果背景各种人各种表情和动作抢镜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就他妈是大傻逼!吴邪叹了口气,放弃了寻找合适的镜头,转过来寻找其他三人。他站到一座小桥上,靠着栏杆总算才稳住身形没被人群带走,左右一望,胖子和潘子在前方一个小店门口,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笑的猥琐又肆无忌惮,小哥在后面一棵老树下张望,大概和他在做一样的事,又或者真的是在看风景,不管怎样,站在高处的吴邪还是很容易被看到的。他朝河面上望去,水面上有许多“乌篷船”穿梭着,河道显得有些拥挤,远处又是一座差不多的小小的拱桥,上面也全是人,周围是刷了新粉的白墙黑瓦。目光落到一处角落,一个小男孩追着一只鸭子追到了跳水板上,后面大概是奶奶一脸气急败坏地追过来。啊,这里竟然还有正常生活的人。吴邪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群人干了一件什么事。想象一下,某一天自己家门口突然来了一群人,带着墨镜背包太阳帽,挤满了道路,兴奋地对着自己的墙和窗户不停地拍照,还不时摆出傻逼的威字。吴邪在心里发誓以后绝不干黄金周出来旅游这种傻事了。他朝后望,刚好小哥也望着他,他抬手向潘子和胖子的方向一指,示意他们得赶紧跟上了。张起灵点点头向吴邪走过去。走过小桥流水的部分是长长的石板路街道,人群总算分开了些。各种店里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倒是有些民间的收藏馆很有意思。看了一会儿后,导游介绍他们进了一间看上去大一点的藏馆。至于那是不是他们旅行团的导游,谁记得!一楼是一些木轿子木床木家具,二楼走廊有一些根雕,走廊尽头有一间房的门口不知道为什么还立着个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牌子,抬头一看,三个描花的金字,春宫馆。四个人终于一扫之前疲惫的面貌,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进了春宫馆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大大小小挂满墙的春宫图,展示柜里陈列着各种材质各种型号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阿姆斯特朗炮,细看还有各种小雕像,从双人的各种体位到三人成行乃至一排人划龙舟。
“卧槽!”“卧槽!”“卧槽!”“。。。。。。”
馆里本来还有一对小情侣,这时候看来了一拨人也不再逗留,不大不小一间房里只剩下了四个被刷了三观的大二男生。
“卧槽!胖子快过来!你数数这玉雕上一共多少个人!”
胖子和吴邪凑过去猥琐的数了数,七个。
“卧槽卧槽!你看这根!这得是驴吧?!”
“呵呵,刘姥姥进大观园,王胖子到春宫馆,没见过这么大的吧!”
“你麻痹!卧槽卧槽这边还有俩男的呢!”
“你怎么知道那是男的?这个角度又看不见蛋!”
“哪有女人胸这么平啊!”
吴邪朝门口看了一眼,果然没有人再进来,目光稍移,看见小哥正在很认真地观察着一个画着各种体位的盘子,因为盘子不会转,为了看清图,只能转脖子,所以吴邪一脸抽搐地看着小哥对着一个盘子歪脖子,再歪,再歪,然后换一边,歪脖子,再歪,再歪。大概是感受到了目光,小哥抬头朝吴邪回望了一眼,面无表情,漆黑的眼神里都是真诚,吴邪看着都觉得一定是自己太猥琐了,小哥怎么会是猥琐流呢!不过一旦没了玩笑的气氛,这种在一片肉体里的对望就有些,说不出的尴尬了。吴邪主动转过目光,对着一块木雕数有多少人,可就是觉得背后有目光盯着自己,背都快烧穿了,暗暗回头瞥一眼,结果只是错觉,小哥似乎只是在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而已。他叹口气,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惊心动魄地呼啸而过,觉得闷油瓶这人没法儿相处,玩笑开不到点上,也猥琐不起来,可是就这么放在身边又很舒心,巨大的存在感和沉默的透明感交错,吸引人靠近又无法真正靠近。这人真是个神人。吴邪在心中暗暗下了个结论,没发现自己的重点很奇怪。
身心疲惫的旅途终于结束了。四人回到宿舍,吴邪突然冲进阳台,大喊我的花苗!结果发现虽然两天没浇水,花苗也还长大了一点点。王胖子探头,说他走之前看见小哥给花盆下的小碟子里续了水。吴邪冲张起灵大喊“谢了哥们!”张起灵一边从背包里掏东西一边朝阳台看了一眼,吴邪正走进来,笑说他把这花当儿子养啊,从小养的不管植物还是动物都会很快死翘翘,这次一定要好好养!得给起个名字,叫吴旺旺。胖子立刻嘘他说出门都不记得加水,还亲儿子,还是跟了胖爷我,姓王,就叫王萌萌!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