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林方】农夫三拳有点甜2

有【双鬼(正副)】

----------------------------------------------


方锐手里拿着篮子,里头已经装了一大把芦柴叶子,他跟前,林敬言正扒拉着一根芦柴剥削它可怜的叶子。昨天夜里落了雨,脚下的泥地稀巴烂烂的,方锐低头看了看,把脚上的脏得快看不出原型的草鞋脱了。“老林,把鞋脱了,我去洗洗。”老林回头看见光脚的方锐,立刻皱眉,“穿上,别给螺丝剐了脚。”方锐嘻嘻一笑,说没事的,把篮子套进林敬言的胳膊,走到水边洗鞋子去了。林敬言一手挎着篮子索性也不摘叶子了,芦柴叶子边缘锋利,很容易被剐伤,他就看着方锐挺翘的屁股,远处有几只鸟贴着水面飞向了河对岸。

又辛苦了一阵子,篮子都满了,他们才抬脚往回走。两人商量着中午和晚上的饭菜,觉得顺道去双鬼的渔船上拎条鱼回来挺好的。再拐个弯就能看到渔船了,方锐突然撒起娇来,“老林老林,求背背。”林敬言看着热爱秀分快的方锐无奈捂脸,没搭理。方锐嘟嘟嘴,知道自己想在吴羽策面前作死的计划又失败了。两人下到渔船边,船上的大黄猫喵了一声进屋了,片刻吴羽策跟李轩两个来到了船舷上。

“吴羽策,今天有什么好东西?”方锐跳到水箱边张望,吴羽策懒洋洋地答道“那里头没什么特别好的,今天才逮了一条大的,青混,已经收拾了,鱼头给你俩吧。”方锐十分开心,他挺喜欢吃鱼头,尤其是老林做的。

那边林敬言和李轩聊天,知道他俩今天还没摘芦柴叶子,就给了他小半篮。

“昨天锐锐去兴欣带了半袋红豆回来,你们也吃红豆的话,吃过饭我给你们送来。”

“阿策不吃甜的,”李轩朝吴羽策瞥了一眼,小声说:“你家腌了多少咸鸭蛋?今年的鸭蛋是阿策腌的,估计,啧,不太行。”

林敬言忍着笑点点头,“我吃过饭送过来,”回头又看见方锐撅着屁股,正和吴羽策两个在收拾鱼,他还是忍不住笑开,招呼道:“锐锐,走了!”

方锐把鱼头塞进吴羽策手里的小鱼篓,起身去寻林敬言。两人走下连接岸边和船舷的木板。刚上岸,林敬言突然回过头,对方锐说:“我背你吧。”方锐一愣,随即笑开了花,顺着下板桥的惯性冲到林敬言背上挂住,差点把林敬言撞倒,他不回头都能感受到船上吴羽策脑袋边的井字。

快到家门口了,家里的狗却没奔出来迎接,走进一瞧,正和唐昊俩对峙呢。

“唐昊?”方锐还趴在林敬言背上,这会儿才跳下来。

唐昊扭头看到了从林敬言背上跳下来的方锐,毫不掩饰一脸嫌恶,家里的狗则一脸逗比样奔过来哈吃哈吃摇头摆尾。

“小唐,你来多久了?”林敬言推开门,“进来坐会儿吧。”

“谁是小唐!”唐昊还是一脸不高兴,“等很久了!我要赶回去吃午饭,不进去了。”说完摸摸鼻子,有些别扭地把手上的点心递过去,“这是呼啸的绿豆糕和玉带糕。”

“啊啊谢谢啊小唐!”方锐开心地接过来,他特别喜欢吃呼啸的玉带糕,还打算今天下午去买点来着。

“咳咳,我走了。”唐昊挥挥手,大步向前走。

“等等,你伞忘带——”林敬言话还没说完,唐昊就飞快地扑过来夺走了自己的油纸伞,有些脸红地迅速转身,用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快速“走”出了两人的视线。

林敬言和方锐两人相对而笑,林敬言拉过方锐的手,说:“赶紧做饭,吃完饭包粽子。”

包粽子这事儿吧,说不麻烦也不麻烦,说麻烦也麻烦,方锐吃甜粽子,而林敬言吃白粽子,除了糯米,配料也只有蜜枣和红豆,但是红豆和糯米要泡,粽叶子要用丝瓜瓤刷去表面的微小绒毛,修剪整齐。两个人吃过饭又给双鬼送一趟咸鸭蛋,一直忙活到两点钟才正式开始坐等粽子煮熟。林敬言收拾残局,方锐站在桌边清点,明天就是端午了,咸鸭蛋洗干净了,等着迟点下锅,呼啸的绿豆糕和玉带糕是唐昊送过来的,彩线是前天苏沐橙给的,艾草和菖蒲自家门前就有,长势喜人,还差一坛酒,等会儿去张新杰那里拿,据说今年霸图的龙舟队还是一如既往让老韩当鼓手。晚上煮好了粽子,把要带去兴欣的绑好,再带几个异端的火腿粽子来给老林吃……

每年的端午都一样,但又有些不一样,比如,去年,老林不在身边,前年,老林也不在身边,再往前,他俩还在呼啸大队……

“老林,五月节快乐!”方锐回头对正在洗盆的林敬言说。林敬言抬头看向方锐,笑了。五月节是林敬言老家称呼端午的说法。

“五月节快乐!”林敬言放好碗盆,拉着方锐的右手亲了亲。他有时候也不明白,为什么和这人在一起,什么节都能过得和情人节似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