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林方】千朵桃花一树开1

其实就是谈恋爱的片段


--------------------------------------------------------------------------------




方锐就成了副队长。刚刚升任副队长的方锐对于繁重的工作适应得还可以,只是在林敬言面前总要卖一卖苦情的。

“哇啊~”方锐打了个张口,又伸了个懒腰,肩膀塌着,一脸可怜地看向林敬言,“老林,好累啊!”又摸摸肚子,“好饿啊。”

林敬言放下手中的本子和笔,长吁一口气,甩甩右手,看向方锐“这么说我也有点饿了。”抬手看看表,已经十二点一刻了。

“我们去觅食吧老林!”方锐大睁着一双真诚之眼,使劲眨巴。方锐知道林敬言不会拒绝,不是因为两个人都太辛苦,也不是因为林敬言惯着方锐,而是他看准了林敬言手里的活计刚好到了可以放下的程度。如果工作没有完成,林敬言可能会让方锐自己先去吃点,如果错过了这一时机,林敬言进入了下一个环节,他就只能给他带夜宵回来了。

“可是,夜里出门,不合规矩啊!”林敬言一遍收拾东西一边微笑。

“说的也对啊!”方锐十分严肃地皱眉,“所以,还是翻墙吧?”

“嗯……方锐,你有门口李大爷的电话号码么?”

“诶?这个,真没有。”

林敬言笑的十分温和,方锐最喜欢的那种,“我有。”

两人沿着树荫暗搓搓地溜到了门边,方锐伸着脖子观察了一下敌情,轻声说:“目标背对我们,目标看起来并不困!”

林敬言用方锐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值班室里传来了一阵铃声。

“喂?”

“喂!”

“喂?请问哪位啊?”

“喂!听得到么?”

“啧……谁啊?”

“喂??………………艹骚扰电话啊?!大半夜的!”

李大爷愤怒地把手机拍在桌子上。离大门五十米的马路牙子,林敬言拉着方锐一边跑一边笑。

两个人拐过街角,可惜还没到夏天,这里也不是闹市区,只有卖鸭血粉丝小混沌的大爷大妈还在。招呼了这两个熟客。

“唔,总觉得还没吃饱。”方锐皱着眉头撒娇。

“那明天请你吃大餐。”林敬言总是在微笑,这让他看起来特别得老好人。

“说好的啊!”方锐的眼睛都亮了,林敬言笑眯眯地看着他,路灯是路上唯一的光源,而方锐的眼睛就像一面耀眼的小镜子。

虽然方锐回程一路上都在强调“队长你身为队长可不能赖皮”,但他并没当真,第二天晚上,方锐正在房间里掏饭盒却被前来叫人的林敬言问“你带饭盒出去吃饭?”。

“诶??”方锐看着一身便装的林敬言,“诶诶诶!队长!老林你真是太好了!”

“嘘!”林敬言猥琐地朝门外看了看,方锐十分高兴地配合着降低音量,左顾右盼,像是个盗贼。

两个人再次暗渡成仓似的出了门。周末,林敬言总要回家一趟,门口李大爷笑着跟林队打招呼,没看到后座上歪躺着的方队。

方锐在广东生活过,刚来的时候就被请着吃了很多广式美味了,所以这次,林敬言并没有再带方锐去他最喜欢的茶餐厅,而是去了一家浙菜馆。方锐老家是浙江的。

西湖醋鱼,炸响铃,龙井虾仁,蜜汁火方,拔丝蜜桔,吴山酥油饼……

方锐吃得很开心,林敬言吃得很专注。方锐开心地回忆起小时候在外婆家的各种事,林敬言专注地听。是有外婆的家乡,不是外婆家。比如夏天攀在树上吃桃子,攀在树上吃桑葚,攀在树上吃枇杷。比如冬天躲在炉灶后面外婆怀里取暖,听外婆讲她自己编的故事,故事里的公主没有爱上王子,而是爱上了一只海豚。等到方锐亲眼看见海豚长什么样的时候,外婆已经不在了。外婆会做很多好吃的,比如拔丝蜜桔和炸响铃。

有点忧伤的话题,但方锐不是个会文艺地沉浸在忧伤里望天空的人,他擦擦手,问林敬言老林你小时候有什么特别美好的记忆吗?

林敬言努力回想了下,说我也在乡下奶奶家淘气过,恩,偷过桃子和草莓,

因为夏天钓鱼暴晒后背被晒伤洗澡的时候疼得嗷嗷叫,奶奶不会讲故事,但会唱歌,因为是基督教徒所以总是教幼小的林敬言唱赞歌。

“还是用方言唱的。”林敬言一脸无奈。方锐立刻来了兴致让林敬言唱一段。林敬言说不记得歌词,方锐立刻根据题目百了个度,把手机递到林敬言眼下让他唱,于是林敬言唱了两句,方锐就阵亡了,拍着大腿笑歪在林敬言肩膀上趴着。林敬言怒而捏住

方锐鼻子,两人闹了一阵才起身出门。

上了车,只有空调的出风口还在发声。按照并没有计划的计划,现在方锐该回俱乐部了。

方锐若有所思的看向林敬言。

林敬言若有所思的回看向方锐。

“我们去看电影吧。”林敬言说。

“好啊!”方锐答。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