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林方】千朵桃花一树开2

ps:其实标题序号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吧,主要意思是,第一次写,第二次写,第三次写。。。。。






车子向前开,开过了去俱乐部的岔路口,开过了去最近的电影院的岔路口。方锐在林敬言左转弯之后盯着他看,林敬言认真开车,没有转头只是让方锐看到自己的笑容,方锐忍不住也笑起来,笑着笑着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就拿一双真诚的眼瞪着林敬言。

他不知道林敬言会开去哪里,但他不会问,这个大流氓带他去哪里都是惊喜。

看着看着方锐就眯起了眼睛,“队长啊!曾经的你多么兢兢业业!可是,竟然也经不住官僚主义糖衣炮弹的轰炸啊!你看!你看!啧啧啧!”他一脸痛心疾首,黄金右手就摸上了林敬言微微隆起的小肚腩。林敬言眼看前方,深吸气,使劲深吸气,刚好到红灯口,车子停住,气没憋住,刚吃饱的肚子又隆起来,林敬言不禁一脸沮丧,回过头来一脸委屈地看方锐,“怎么办?都三个月了,我舍不得打掉啊!”方锐不禁支起身子,瞪圆眼睛,“生!我养!”林敬言的眼神飘向窗外,方锐转头一看,市妇幼保健院。

一路上,堵堵行行,他俩从母乳喂养好聊到犯罪组合从娃娃抓起,左右的车辆鸣笛地鸣笛,超车地超车,他俩都当是电影看。到汽车影院的时候,两人都玩得有些累了。方锐中午没休息,林敬言虽然也没休息但好歹有准备,喝了杯咖啡。这会儿,美国大片里头爆炸的声音格斗的声音交相辉映,却阻止不了方锐去梦周公。林敬言瞥见方锐头点得跟经理打包票似的,无奈笑笑,调小了音量,小声唤方锐好好睡一会儿,又把外套搭在方锐身上,放下座椅。方锐也不跟林敬言客气,一只手抓着外套领子,拱出个舒服的侧卧姿势,到梦里放陷阱去了。

音响里,紧张的音乐已经过去,林敬言在皆大欢喜之中看向方锐,手不由自主地探过去,却又悬在半空。他想摸摸他,长睫毛扫在手心想必很痒,做鬼脸时会皱起来的鼻子现在安静地挺着,薄唇微张,偶尔砸吧砸吧,耳廓在灯光下能隐约看见一层细小绒毛。男猪脚亲吻了女猪脚,林敬言却放下了手,不再看着方锐,而是看着字幕慢慢上浮。把音量打到零,能听到一声声平缓的呼吸。林敬言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感受某种奇异的平静,仿佛刚才看得不是动作片而是文艺片。

过了一会儿,电影开始放第二遍了,男猪脚初遇女猪脚的时候,方锐醒了。方锐揉揉眼睛,呆看了一会儿,转头问林敬言,“再看一遍?”林敬言目不转睛地回“嗯。再看一遍。刚才光看你了,没看到大结局。”方锐看着屏幕,老脸有点红,又忍不住翘起得瑟的嘴角。

只是,这电影,方锐早就看过。

第二遍大结局,他还是没看成,又困得睁不开眼。林敬言笑笑,说不看了,回家休息。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