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韩张片段



韩文清和张新杰。他俩好萌,忍不住脑补。



分割线。




前线战火烧的太快,宋奇英扶着韩文清逃进这座乡间小教堂的时候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牧师。


韩文清性子烈,带着残军拼死冲杀,最后中了对方一发魔法炮弹昏过去了才被宋奇英从火线上捞了回来。宋奇英不赞同自己的上司这种做法,但十分尊敬他。


那个牧师从祭坛上走过来,步伐整齐地简直让人着急,他皱着眉头,弯腰想要查看伤员的情况。韩文清刚刚从黑暗中醒来,眯着眼打量自己的处境。高远的穹顶上天国的油画已经皲裂,玫瑰花窗的玻璃缺了一大片,长椅背上的裂纹里积了灰,一个穿白衣的人走过来,凑近,望着他。




战火纷飞的年岁,什么都灰蒙蒙的,这么白的颜色简直不像在人间。


“你们怎么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蹲下身问。


“将军受了重伤!神父,请问这村里还有人么?将军需要治疗休养,但敌军可能会追过来。”



张新杰查看了半昏者的手臂脖子和眼睛,“他伤到哪儿了?”



“被炎弹击中了。”宋奇英掀开韩文清腹部的铠甲,让淋漓的伤口露出来。




“放平”牧师的声音平静却不容置疑,“对面领军的是叶秋,不会有人追过来的,我赶路暂休在这里,这村中已经没人了,我的食物可以供三个成年男性吃十天,如果你还有力气请帮我把祭坛边的箱子拉过来。”



宋奇英惊讶地看着这个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治疗韩文清的牧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便没再说话,迅速按照牧师的话做。




几日后,韩文清已恢复了许多,脸上渐渐有了血色。除了伤在好转以外,还因为牧师张新杰把他黑黢黢的脸擦干净了。




十天后,食物准时告磬。晚间,宋奇英坐在韩文清身旁报告明天的计划路线,张新杰坐在一边的小木凳上,穿着暗色的袍子。墙角的小方桌上,一根蜡烛缓缓地燃烧着。



宋奇英说完事就去外间守着。韩文清看了一眼蜡烛,一会儿作息规律的神父就要睡下了。
张新杰却依旧坐着。




“将军,您的佩剑十分精致。”张新杰开口道。


韩文清有些惊讶,但没有问什么,只答,“皇家骑士的荣誉佩剑。我平时并不常用。”


“我,很喜欢。”张新杰抬手想抬眼镜,但眼镜早已摘下正握在手心,他只好又突兀地放下。
“能送给我么?”


皇家骑士团的佩剑是入团时的标准配置,许多人都将剑收藏于家中,在战场上使用自己惯用的剑。韩文清本不是剑客,也就无所谓这些,一直没有自己的佩剑,腰中常年配挂的就只是这么一把与初阶骑士相同的无名铁剑。但没听说过这剑还能送人。没有一位骑士会赠出自己入团的第一把剑,也没有人会索要一把无名铁剑当做礼物。



韩文清看向张新杰,对方也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此行不知凶险。等我赢了这一仗就去找你,到那时我会把我的剑交给你。”韩文清直起身与张新杰平视,伸手握住宽大袍袖下的手,“等我。”



张新杰依然看着韩文清,没有回答。



微弱的烛光激烈地闪动起来,然后灭了。牧师该睡了。








剧终。








141127添加 TRUE END 结局CG

三个月后,前线战况依然胶着。

“报告将军!监军大人到!”侍卫在营帐外大声报道。

韩文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笔,取了桌前头盔走出帐外。

帐外卫兵早已列队。韩文清快速向营门口走去,一身铁甲踏着脚步节奏铮铮有声。他心中却有些忧虑,暗自揣测着内廷的争斗现在又是个什么局势,要如何与监军斡旋等等。

“将军。”新来的监军似乎架子颇大,见韩文清走近了来迎这才下了马行礼。韩文清却猛地抬起头,来人已不是不沾纤尘的白衣,换了一身骑行装,只是目光依然冷淡深沉。

“张新杰见过韩将军。”

荣耀新元四年,张新杰入霸图军为监军,冰霜森林一役大捷。次年卸监军职入霸图军,后任霸图副指挥官,其人严谨而多谋,屡立战功。世传与上将军韩文清实为爱侣,真实性不可考。


评论(1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