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江周】不再让你孤单

标题是陈升大神的歌《不再让你孤单》,是BGM。


分割线。





周泽楷六岁的时候就已经长得倾城倾国了。五岁的江波涛刚刚学会怎样安抚情绪异常的家人。


周泽楷总是很优秀,小学教室后面黑板报上的画和书房墙上的奖状都是他的。江波涛总是很优秀,少先队大队长和半个家庭主妇的工作他都能胜任。


周泽楷的前半生没有什么磕绊,好中学,好大学,好工作。江波涛的后半生也不会有什么坎坷,稳定的收入,爱他的母亲。


攒了一年的假,周泽楷和江波涛踏上了传说中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凉爽的大山里,四季和早晚都分明地跟诗里写的一样,命运也十分八点档地让两个人住在了客栈最后的标间。


庆幸他们聊起了天,才发现两个人竟然在同一间写字楼里工作,才发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舒适的与人相处的经历。


房顶上有许多隔热用的稻草堆,远处的山峦安静地沉睡,院子里传来老板娘洒扫的声响,蛐蛐的声音有点聒噪,一整个天幕的星星都在眨眼,银河像个梦中情人终于回眸的笑容。江波涛和周泽楷坐在房顶上,谈人生和理想。


可惜,短暂的二十几年早就在各自的心里嚼了许多遍,实在不够长篇大论。


何况周泽楷从来也不擅长讲故事,他只能简短地说,一直,都很好,爸爸和妈妈,只是出轨以后,爸爸,就分居了,有点孤单,谁也不问。六岁的时候他被一个已经不记得长相的路人猥亵后哭泣的原因谁也没有过问。后一句太长了,周泽楷当然说不全。


难得江波涛听完周泽楷说完话不要求进一步解释。都是发生过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问,说说而已。


他的父亲是个赌徒,母亲委屈了很久,或者在他看来母亲很委屈,但母亲最后因为心疼总是被虐打的儿子而勇敢地离了婚。母亲后来不再哭泣了,但是很孤单,自己是她唯一的依靠。


你瞧,连特别会聊天的江波涛也对于人生这个议题说不出更多的故事了。都是普通人,回忆也只是掀起裤管数数旧伤疤,没有惊世骇俗的奇迹。都是年轻人,前半生都还没过完,一切都刚刚开始,只有开头怎么能叫故事呢。


于是再谈谈理想。这就更虚无了。但这个话题更轻松一些。周泽楷说,一直工作,画画,过年回家,没有了。他望向江波涛,江波涛说,一直工作,照顾母亲,母亲将来不在的时候还没想好工作之余要干什么,就,继续工作吧,没有了。


两个人都笑起来。他们开始说一些平时总被人说无聊的话题,比如周泽楷如何喜欢山间的雾,比如江波涛如何喜欢院子里的小土狗。


雾气渐浓,老板娘抬头招呼,睡啦!


明天,两个人就将分离,因为路线不一样。但是两个人都默契地更加频繁地停下脚步,举起相机,拍下清澈的溪水,咆哮的江水,陡峭的山壁,温润的石阶,光芒万丈的朝阳,奇诡绚丽的晚霞。因为回家后可以和另一个人分享了。


世界上这么多人类,却突然想和其中一个分享。书上找不到道理来解释这其中的快乐是什么原理。


原来就在一座城市,这样还可以一起吃饭!江波涛的母亲手艺很好,江波涛本人也不差,兴致好的时候江波涛的母亲会一边做饭一边给两个打下手的年轻人解释味道的秘密。周泽楷十分努力地表达自己也想学的愿望结果被表扬了,他手巧,比江波涛有天分,江波涛的母亲这样评价,江波涛只好假装吃醋。


平时在公司吃饭也可以一起!对面一楼面包店的招牌三明治特别好吃,分量也实在。在那里打工的小姑娘很喜欢经常一起过来的两个帅哥,高一点的话不多,还有点腼腆,矮一点的特别温柔有礼貌,总是笑得很温暖。后来小姑娘毕业了,不再在那里打工了,还记得有两个特别帅关系特别好的客人。


后来,两个人也不再在一间写字楼了。周泽楷的画被画廊买走了。


后来江波涛也离开了那间写字楼,开了一间画廊。


后来的后来,没人知道,故事的结局从来都不说王子与公主结婚后的故事的。当然周泽楷最痴汉的粉丝还是记得一点的,她们总是八卦偶像和画廊老板,她们也相信她们的愿望会实现。因为小周的画,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再也没有孤单过。


END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