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点心生贺。


有韩张双花。林方林无差。
热带鱼名称来自百度。




夭寿啊!!!二十号下午四点到八点要停电啊!!!

林敬言内心烦躁得狂撸头发。二十号是方锐生日,生日晚餐早在两周前就订好了,所以晚饭点停电本来也没事。但,林敬言有宠物。本来如果是猫儿狗儿,交给隔壁孙哲平张佳乐,啊不行,交给隔壁韩文清张新杰帮忙照料一下也没事,但,林敬言养的是热带鱼。

热带鱼大多对于水温要求严格,林敬言家的水族箱常年在二十四度,虽然张新杰说严格的说是二十二到二十六度。南方,没有暖气。一旦停电,根本不可能保持水温四个小时。

林敬言水箱里的四条鱼是他养的第一批和第二批里剩下的,其他的都在他犯各种新手错误时壮烈了。林敬言十分宝贝这四个小家伙,方锐也挺喜欢,还给起了名字,孔雀鱼唐三打,小丽丽鱼鬼迷神疑,两条小神仙鱼,眼睛大的叫海无量,另一只叫冷暗雷。

林敬言本来打算如果这四只能顺利过冬,开春就给它们添上新伙伴。可是,四个小时,十一月的南方,还停电,怎么熬?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鱼捞出来放进保鲜袋,装上水和氧气,再扎好袋口,放进被窝里捂着。但是温度很难控制。林敬言得时刻待在床边。

可是,停电那天已经约好了陪方锐出门吃饭了。那家私房菜馆一天就两桌,晚餐,一周只开张四天。方锐爱吃,这店也是本地老饕们都喜欢的,他两周前总算预约上了。这要是取消了,他得多失望啊!

林敬言拎着菜篮子,艰难地朝自家大门走去。进了门,方锐正好洗漱完迎上来。日常地接过篮子,交换早安吻。

林敬言看着方锐从篮子里掏出小笼包外卖盒子,又钻进厨房去拿餐具,决定等吃完早饭再说。但方锐吃完第一个包子就放下了筷子,歪着脑袋盯着他,问:“怎么了?”
林敬言立刻皱紧眉头,学张新杰的样子推推眼镜,“牙膏味道太甜了!你确定这个能防止蛀牙么?”方锐笑起来,两个人又商量了一番今天吃什么,吃完之后准备出门各自上班。

下午下班回家后,林敬言一边做饭一边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才能两全。他十分后悔早上没开口。方锐出门或者回来的路上都可能看到小区门口的通知。他如果能想起小鱼们,就可能主动开口取消生日晚餐。因为出门吃饭而害死宠物这种事方锐当然不可能做。但这恰恰是林敬言最不乐意看到的。

很多人都觉得他林敬言脾气好,总宠着方锐,但在他看来,很多时候其实是方锐宠着他。比如他喜欢垂钓,方锐就学垂钓,别人看见的是老林事无巨细地给方锐打点外出垂钓的一切,他却觉得应该是方锐为了陪他努力学习一件十分枯燥的事。方锐在他看来太懂事了。他要转去霸图,他没说什么。他要退役,他也没说什么。谁也没有错,只是命运就该在此处转折,而其中隐痛,只能接受,最后成为遗憾。林敬言不想这样。他愿与方锐共度一生,他愿意成为那个错误,你看,都是你的错!他可以愤怒,他可以责怪,然后两个人可以吵架,可以道歉,可以鸡毛蒜皮鸡飞蛋打,然后消弥于无数个普通的日常,而非沉淀成遗憾。

两全的法子还是没想出来,而方锐已经回来了。“老林老林!我回来了!”方锐一回来就扑进厨房挂在老林背上。
“回来了。小区门口通知看见没?”
“看见了!简直不能好了!我生日他们竟然停电!”
“到时候鱼缸没人肯定得完蛋,所以……对不起啊锐锐,咱们能取消食为天的约么?我在家做好不好?”
“不!好!啊啊啊我约了好久了啊啊啊啊!而且抽油烟机不能开你要怎么做饭?”
“那……明晚叫外卖吧!食为天的约改成下周?实在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就叫一份肯塔基外带全家桶怎么样?”
“你妹!我才不要全家桶!我要分开点!”
“好好好!点点点!”
“还有食为天的菜单这周末你来做吧!”
“好好好!做做做!”
“那……明晚我要在上面!”
“好好好!上上上!”
“嘿嘿!不许反悔嗷!”
“到时候你把我手绑着不就行了。”
“好好好!绑绑绑!那我去打电话取消预约!”

方锐回到书房,打开电脑搜索给鱼保温的法子,并没有打电话。食为天的约他早上看见通知中午就取消了。他简直能想象得到林敬言为此事纠结得狂撸头发的表情。其实取消预约他没多少可惜。他算半个饕客,林敬言叫他好吃佬,但他最开心的是有林敬言陪着他四处吃。林敬言不在,他天天吃外卖吃泡面不也好好的么。但是娇还得撒,宝还得耍,不然老林总是介意,能把他宠上天,看着就累,而且不趁机敲一笔简直对不起他新拗的发型!

第二天下午,两个大男人为四条小鱼折腾得汗流浃背,亚历山大,一会儿袋子漏水,一会儿温度太高,一会儿氧气不够,什么遗憾什么愤怒什么无奈,早不知丢哪儿去了。

很快,天也暗了。林敬言让方锐看着鱼,自己去点蜡烛。也不知他从哪儿弄来一盒子香薰蜡烛,绕着卧室点了一圈,又在床沿点了一溜。完了两人坐在烛光里,一人捧一袋鱼,深情地两两相望,再温柔地缠绵亲吻。一会儿,肯塔基的外卖也到了。两个人在烛光摇曳中啃完了鸡腿。

两个人一边腻歪一边看看温度看看鱼,很快就来电了。但水箱的温度也不能一秒变二十度,所以只开了客厅的灯,卧室里还是一片暖光。方锐抱着鱼愉悦地思考等下要怎么上了老林,门铃响了。

林敬言接过袋子去放鱼,方锐走出去开了门。

“前辈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废物点心!”
“生日快乐!”
“猥琐方恭喜你又老了一岁!”
“生日快乐天蝎座!”
“方锐,祝你生日快乐!这是生日礼物。”
“生日快乐。”
……
……
……

突然涌现的这群妖魔鬼怪唬得方锐都愣了。
“啧啧,怎么刚退役就老年痴呆了?”叶修还是一脸嘲讽,毫不客气得脱鞋进门。其余的人也一拥而上抢起了拖鞋,林敬言赶忙跑过来招呼“欢迎欢迎!没脱鞋别抢了!有鞋套!”

于是,双人浪漫夜就变成了万圣节大联欢。一群人玩到午夜,当然张新杰除外。方锐被折腾惨了,灌酒灌饮料,蛋糕糊脸,一群人挨着来一遍。家里隔音好,又开起了清唱歌会。最后,远道而来的现役各自回了自家前辈家里休息了,也有住酒店的,林敬言和孙哲平装了两车给拉了回去。

等家里只剩下两人收拾残局,方锐才想起来今晚上说好的要捆绑play来着。林敬言笑笑,你还有那力气么?方锐拿抹布一拍桌子,靠!林敬言哈哈大笑,突然转身,手里遥遥地托着脏盘子,很浅地吻了吻方锐,“生日快乐,我亲爱的。”

“…………靠!”方锐憋着脸红,半天才回嘴道“哪学来的这么肉麻!”
“…………妈的,真的好肉麻啊!”林敬言咋把着嘴把最后一点垃圾扫进垃圾桶。

最后方锐还是把林敬言给捆绑了,不过因为太累了,在上面就变成了骑乘位。最后一根蜡烛熄灭的时候,方锐牵起林敬言的手,
“真高兴和你在一起。”
“嗯。真高兴和你在一起!”

评论

热度(9)

  1. Trafalgar_季九言一寸相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