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瓶邪】猫猫狗狗

瓶邪tag就不打了,主要是想讲猫和狗(狗奴才奏凯!)脑洞来自基友……lofter的艾特好难用TAT(蠢货奏凯)


“你好!”

“汪!”

“你是我的私人健康顾——阿西吧!!”

叫大白的萨摩耶扑进——确切来说时撞进——吴邪怀里,舔了他一脸口水。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吴邪推开热情的狗头,“坐好!我给你弄晚饭去。”

萨摩耶并没有坐好,而是把头埋进放在地板上的拉开拉链的双肩包里,饶有兴趣地翻找。

“别找了,小魂淡!没吃的!你爸爸我还没吃呢!”吴邪一脸无奈地把大白拔了出来,提起包,掏出手机充电器,再拉好拉链一起甩在了沙发上。

“来看看还有啥。”吴邪揉了揉表情万年蠢萌的狗头,打开冰箱翻找。“鸡蛋,柠檬,这椰子汁几天了?坏了吧都”吴邪拿出一罐利乐一升砖的椰子汁嗅了嗅,“好像没坏诶!你闻闻?”他把包装口打开给大白嗅了嗅,大白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大概没坏也对椰子汁没兴趣。

“唉!还是扔了吧。速冻饺子,啧,真不想吃这玩意儿了……还有你的肉馒头。”吴邪从冷冻室里掏出来两袋干粮,也摆在一边的餐桌上。“还是你伙食好啊魂淡!”吴邪轻轻地拍了拍大白头,“辛辛苦苦给你做了干粮,我自己却只能吃速冻的啊啊啊啊不想吃!”

虽然嘴里说着撒娇耍赖的话,手上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先把自己自制的馒头形状的狗粮蒸上了,再开锅下饺子。而大白自然不懂它爸爸的苦逼生活,乐呵呵地坐在一边,反正它爸吃的那玩意它通常都不吃,太难吃了。

吃完饭,收拾完出门遛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吴邪拎着垃圾袋打开门,得使劲跺脚才会开的声控灯意外地开着,对面住户的门也半开着。他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一个和他身高差不多头发比他长一点的男人走了出来,不太亮的楼梯灯下,能看出来五官清秀但表情并不友善,年纪大概也和他差不多。

那人抬头看向吴邪,吴邪下意识地笑笑,对方却没有回应,兀自锁了门跑步下楼。

看来是个不太外向的邻居呢。吴邪没能多想,就被想要追着那人下楼的大白拉扯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下楼梯。“大白你个小疯砸!”

吴邪刚工作,在这小区附近的一家医院。这小区是个老旧的职工小区,里面主要是退休的某工厂职工,还有一部分是租住在这里的医院员工和学生。像后者这一类人通常忙成狗,可没时间再养一条,所以大白不是吴邪想养的,只是当初一个学长去外地就职,带不走当时还是小白的大白,只好拜托给一时心软的吴邪了。

即使现在吴邪就像个真养了孩子的爹,工作再忙也要惦记这家里的小家伙一日三餐以及早晚散步,他也是心甘情愿。他从小就喜欢狗,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去爷爷家跟狗玩耍。他爷爷也养了不少狗,那时候并不太清楚品种,只知道有大狼狗(黑背),几只板凳狗(中华田园),还有爷爷最喜欢的一只很小很小的狗,叫三寸钉。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