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林方】萤火

  

----------------小狐狸小狐狸小狐狸小狐狸---------------


  方锐是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狐狸。虽然年纪不大,本事却不小,别的小狐狸听完狐狸婆婆的故事都趴着睡着啦,他却悄悄地跑出来玩耍。

    婆婆说,狐狸都是聪明的,好好修炼就可以变成神仙。

    方锐也是聪明的狐狸,所以他什么也不怕,即使今天的月亮细细的,弯弯的,照得路上暗暗的。

    小狐狸不在路中间走,却在路边的草丛里跑。踩得醡浆草都哭了,一丛坏脾气的狗尾巴草弯下腰拍打方锐油滑的皮毛。可是方锐听不到这些哭吼声,那是修炼过的老狐狸的本领。沉稳的水蜡烛叹口气,叫醒了睡在自己叶子里的林敬言。

    林敬言飞出来,吓了方锐一大跳,他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抬起爪子,让眼前的亮光停在上面。可是亮光又忽地飞走了,飞到那没有草的硬邦邦的小路上。方锐跳出草丛,追着亮光跑起来。

    他跑到湖边,看见一个影子,发着光。

    方锐抬头,问,你是神仙呀?

    林敬言说,我不是神仙,我叫林敬言。

    方锐说,你不是神仙,你为什么会飞?为什么会发光?

    那团光笑笑,就像你的眼睛大大的,是天生的呀。

    小小的方锐听了夸赞很开心,心里十分喜欢这团光,觉得他虽然说他不是神仙,但也是差不多的。

    方锐和林敬言做了好朋友,经常晚上一起玩,还一块儿捉弄把水蜡烛咬得痒痒疼的绿蚱蜢。

    方锐跑得快,他们能跑很远,林敬言会飞,回家时从来不迷路。

    林敬言可厉害了,能听懂很多语言。他们一起认识了许多朋友,住在水里的鲫鱼和菱角,长在山谷里的梨树和松鼠,还没熟的桑葚和柿子,据说有仇的鸬鹚和白鹭……连对面山上的猫头鹰都听说有一只发光的调皮狐狸。

    夏天过去了,方锐的毛渐渐厚了,林敬言的光却越来越暗了。

    方锐很着急,问他是不是生病啦,林敬言摇摇头,只是修炼失败啦,没关系的。方锐听狐狸婆婆说大部分狐狸都懒得修炼,也能过得很开心,于是放心了。

    露水过后的一天,方锐去水蜡烛那里找林敬言。他的脖子上长了一圈绒绒的红毛很好看,他想林敬言肯定也会很喜欢。

    水蜡烛的脑袋变成了美丽的棕色,方锐问他林敬言在哪里呀。

    原来他躺在一片叶子上睡着了,没在发光。

    水蜡烛把那片叶子送给方锐,让他把林敬言带回家照顾,冬天不远了。

    方锐把叶子和叶子上睡觉的林敬言放在自己的草窝边,可是林敬言总是困困的,到了夜里也不亮了。

    又过了一些时候,方锐的毛更厚了,看上去胖了一圈,他想要告诉林敬言不许笑,可是对方眯着眼睛,并没有笑,也没有发光。

    林敬言说,我要睡觉了。

    方锐有些沮丧地低下头。

    林敬言说我不会醒了。

    方锐急了,说那怎么会,我可以叫醒你呀。

    可是林敬言已经睡着了。

    方锐想要把林敬言叫醒,他叫了三天三夜也没能成,急得都哭了。

    他把叶子上的林敬言带去狐狸婆婆那里,问婆婆怎么才能叫醒他。

    婆婆叹口气,告诉方锐,这只萤火虫已经死了。方锐哇哇地哭起来。

    月亮细细的,弯弯的,婆婆抱着小狐狸的背轻柔地拍了一夜。

    后来,方锐知道了修炼成会飞会发光的神仙就永远不会死去。有的小狐狸真的去尝试了。

    方锐也想试一试,可是狐狸婆婆告诉他,狐狸修炼时是不可以哭的。

    他又想起林敬言,便问为什么他没有哭却还是失败了?

    婆婆说,只有狐狸修炼不能哭,别的生灵都是不能笑的。

    方锐低下头,说哦。

    于是,聪明的狐狸方锐没能修炼成,他逍遥地在山里过了十几年,有时去拜访住在水里的鲫鱼和菱角,长在山谷里的梨树和松鼠,还没熟的桑葚和柿子,据说有仇的鸬鹚和白鹭还有对面山上的猫头鹰。









    几辆SUV小心地停在刚好一车宽的路边,挨着一片荒草地。一群人从车上下来,最后一个跳出来的是个小伙子,大大的眼睛在炽烈的阳光下闪动着真诚的光芒。

“方锐!走快点!”

“来了来了!”

    原来是要建新道路,方家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迁走祖坟。

    隔天下午,长辈们都出门去了,方锐坐在门前的小凳子上用苇草叶子编蚱蜢,好用来戏弄叔公家的小黑。

    下午的乡间只有知了声,方锐抬头看见一个人从远处走来。像是个背包客,又像个探险家。

    那人走近方锐,微笑着开口,“你好!请问桃花镇怎么走?”

    方锐摇着手里的蚱蜢,抬手指向路尽头,“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不拐弯就到,不过你要是徒步的话天黑之前恐怕到不了,不如歇一晚,明早出发。”

    林敬言想想点了点头,迟就迟一点吧,终归能到的。

------END---------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