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林方】我一见你就笑



中秋节前一天晚上,主干道堵的一塌糊涂,天都黑了林敬言才到家。


“回来啦!”方锐从厨房里钻出来,把林敬言手上的袋子接过来。

“嗯,我回来了。”林敬言回得气若游丝,生无可恋。

“堵车的?”

“你说吧!早知道我不如走回来……”林敬言啪嗒挂上方锐,对方急忙叫唤“围裙!脏啊!”手上倒是没什么动作,站在那里给人挂。

林敬言脑袋歪在方锐肩膀上,鼻子嗅了嗅,“排骨?”

“糖排,没你做的好吃,有点老了。”


两人洗手吃饭,林敬言对排骨没有做评价。

方锐放下筷子,“老林。”

“嗯?”林敬言抬头,见方锐一脸真诚地望着他。

林敬言以为他有话说,没想方锐就这么望着他,啥也不说,看得他都笑了,“噗!干什么?”


方锐也笑,“开心点没?”

林敬言笑着点点头,“你排骨在超市买的?”

“嗯,怎么样?”

“排骨老了,都是超市的错!”

“就是!都是超市的错!”


晚上洗澡,林敬言在客厅收拾东西,方锐穿着内裤从卫生间里溜达出来,去卧室拿了睡衣又溜达回去。林敬言眯着眼看他走来走去。方锐知道他看自己,临关门还摆个媚眼如丝的pose。


林敬言也进去洗澡,脱光之后第一件事先跟方锐亲吻一番。亲完,方锐一脸真诚地看着林敬言,“明早去看阿姨,要早起,所以今晚要早睡。”

林敬言沉默。“方锐!你勾引我!”

方锐表示很无辜,“有么?没有。”

林敬言想了想,遗憾地叹气,“算了,晚上要早点睡,就现在吧。”

方锐,卒,享年三十一。


晚上睡觉,窗外的知了一会儿叫一会儿停,听得人心烦躁,方锐翻来覆去的,被林敬言搂住。

“方锐,看我。”林敬言说着,一脸困顿地睁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方锐看着看着笑起来,“噗哈哈哈!一点都不真诚!死鱼眼。”

林敬言笑,“我妈不会怎么你的,她现在脾气比以前好多了。”

方锐垂头不说话。

林敬言往上蹭蹭蹭,亲了亲方锐的脑门,“没事儿。”说着哄小孩儿似的慢慢地拍方锐的背。

窗外那只任性的知了,一会儿叫一会儿停。林敬言拍得越来越慢,最后停了。方锐往他怀里缩了缩,决定老实睡觉。


(让我们来数一数一共几百字_(:_」∠)_)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