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江周】春夏秋冬

_(:_」∠)_给挚爱的皮皮和锐锐。那只哈士奇叫锐锐。

………………………………

春节刚过,江波涛搬了新居,单身公寓,离新工作地点不远。

第一个周末,把房子整个收拾了一下,江波涛伸个懒腰,看看时间,决定出门夜跑。

换上从箱子里刚拿出来的运动服运动鞋,和纠结的耳机线做了一番斗争,江波涛关了灯,推开家门。对面一个穿着比他暖和多了的男人刚直起腰,手里拎着黑色垃圾袋,他抬眸,刚好和江波涛对上。

真是个好看的人啊。江波涛下意识露出了笑容,对面一愣,他才急忙回神,朝那人点点头。对方还愣着,显然不是个善于社交的,高新产业区,又是年轻人扎堆的单身公寓,不意外。江波涛自觉有分寸,也不等对方回神,塞上耳机从楼梯口下去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早上出门,下班路上,晚上买宵夜倒垃圾夜跑,遇到的次数不算多也不少,那位英俊的青年也渐渐习惯和江波涛点头回礼,只是两人从不曾开口说过话。

但现在江波涛觉得有些犹豫了,要不要说话呢?

五一劳动节第一天,小区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平时就安静的电梯里此时只有两个人,更是连灯光都显得要发出一点电流音才不会尴尬了。电梯提示灯匀速改变着楼层,墙上是最新的电影海报,3d效果看上去十分酷炫。按钮的背灯只有一个孤零零的1亮着。电梯的牌子江波涛认不出来,看上去像是个德国牌子。紧急按钮和电话号码在……在另一边。

江波涛撇了一眼紧急按钮和一旁比自己高一些的人,却不想那人转过头来,直直地望向他,漆黑的眼珠子闪着耀眼的光,露出一个有点生涩的微笑。

江波涛差点没笑出声,“买便当?”

青年点点头。

“正好我也去便利店,一起么?”

“呃……”青年有些尴尬地顿住,提起手里的车钥匙晃晃,“去城里。”

江波涛了然地点点头,正准备接话,叮叮一声,电梯门开了。两人一个去车库,一个去便利店,方向相反。江波涛朝青年挥挥手,“再见!”

“再见!”

大概是真的不擅长社交吧,江波涛想,一个轻松的再见听起来简直有些郑重。

五月的天,明亮又温暖。江波涛走在便利店的货架间心情愉悦地回味刚才的小插曲,有些文艺地想,还没说过你好呢怎么就再见了,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再遇到时,江波涛已经能够轻松地开口和那人打招呼了。

“吃过了么?”江波涛又遇上买便当的邻居。

“正要去买。”

“全家么?”

“嗯。”

“他家寿司卷我觉得还挺好吃的。”

“……好。”

来不及问对方是不是想说好的有机会我会尝尝的。匆匆忙忙的年轻人,能有几秒的擦肩而过,彼此问个好,已经是一天里难得的尘世温暖了。

“你这身……你也夜跑?”

“嗯!”

“一起?”

“好!”

大概是作为邻居的情意,年轻人有时会调整自己的跑步时间,虽然戴着耳机交流不多,却是多了个伴。

又是一天周末。江波涛睡到自然醒才出门觅食,一推门,昨日重现,对门刚出来倒垃圾。英俊的青年拎着黑色塑料垃圾袋也比旁人好看些。

“天热了。”对方直直地看着江波涛,迷人微笑。

“啊?”江波涛难得也有愣住的时候,“哦!我穿多了?”

“外面好热。”

江波涛觉得这迷人的微笑里似乎有看笑话的成分!

“懒得换了,买点吃的就上来了!”

结果就是江波涛确信那迷人牌微笑绝对是在看笑话。

“这天怎么突然就这么热了?”热成狗的江波涛十分不淡定地快步走进有空调庇佑的公寓楼门厅里,回过头看那位好邻居,笑得更厉害了!

“你……”江波涛突然意识到他从来没问过好邻居的名字,忍不住自己也笑了。正准备问,外面停下一辆搬家公司的车,一路上楼都闹哄哄的,他竟然没找到自我介绍的机会。

年轻人的工作依旧忙得脚不沾地,温暖的擦肩而过依旧超不过十五秒。

终于熬人的夏天过去了,江波涛这一阵子的工作也圆满完成。这样一个不用加班的周六下午下班时间,江波涛悠闲地去偏远一些的店里吃了晚饭,去网吧打几局荣耀,这才悠哉的回家,意外地又遇上了那位好邻居。

好邻居正在路边和一只哈士奇对峙。

“哈罗!”江波涛上前打招呼,一人一狗都回过头看他。

哈士奇摇了摇尾巴,决定还是看回手里拎着全家寿司卷的那个。

“这是谁家的哈士奇走丢了么?”江波涛上前准备调戏一下这只迷路二哈。

“诶!”青年有些慌忙地拉住了江波涛。

“嗯?”

“……要小心。”

江波涛笑起来,“没事的,这是哈士奇,别看他长得凶,其实可傻了哈哈哈!”

江波涛走上前,伸手握拳,把手背递到二哈面前,二哈嗅了嗅,摇摇尾巴继续目光如炬地看另一个,他摸了摸二哈脑袋,二哈浑然不觉。

江波涛也看过去,“买了便当?我估计它是饿了。”

对方闻言立刻掏出了食物,作势要给江波涛。

江波涛没拿,又摸了摸狗头,“你要喂他么?它真的没看上去那么凶。”

犹豫了一会儿,贡献了食物的好邻居也终于贡献了自己。二哈见食物靠近,一点不带犹豫地就扑进了人怀里,两只脏兮兮的狗爪压在干净的衣服上。

江波涛也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对方慌张地接住热情的二哈,他十分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一双明眸瞪过来,江波涛咳嗽一声,把二哈扒下来,帮忙把寿司卷喂了。

江波涛没找到狗牌,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你,养狗?”

江波涛点头,“养过。你呢?”

对方摇头。“……你养吧?”

江波涛有些惊讶,随即认真地犹豫起来。

“我养,你会帮忙么?”

江波涛看看狗,又看看人。

“周泽楷!”对方伸出一只手,手上还有饭粒,于是慌忙地换了另一只手。

“好啊!”江波涛微笑着握住周泽楷的手,“一起养吧!我叫江波涛。”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