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麦藏麦】麦克雷的一见钟情

*深夜不睡觉记录下来想的一些片段,没头没尾
*没头没尾,不分攻受



麦克雷第一次看见半藏并看不出什么,虽然曾经满世界出任务,他依然对亚洲人的脸庞不算熟悉,用来记忆的标签包括,扎起的黑直发,而且是用一根类似于丝巾的装饰物扎起来的,灰白色鬓角,矮小精壮的身体,覆盖半身的东方龙纹身,日本黑道穿的传统服饰,复合反曲弓,真的有人还能在现代战争中用上弓?即使能看见箭头是合金制的,合金腿甲,和源氏有点相似的足部设计,还有,眼睛。麦克雷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以至于他不能立刻判断出自己对于这双眼睛到底有着怎样的评价。他是个人类,他人生大起大落,也算很有谈资了,但,所有的行为都有目的,生存。又或者,在他人生的后半部分开始有了别的目的,类似于信仰或者说正义。但岛田半藏的眼神他从未见过,那是一种不带任何目的的眼神,就像他从未因为人世间的事情努力过,大概有些像个贵族,天生的骄傲,一种优雅的傲慢。但麦克雷从没见过什么贵族,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所以他无法肯定内心模糊的感觉。他伸出相对来说大而毛糙的手,流畅的自我介绍“杰西.麦克雷。”伙计你的眼神很不错。这想法像流星在他脑海里划过,但立刻就陨灭了。这赞美不算贴切,容易和惯常的套路混淆,不能完整地表达,同时,也许东方人看上去还在试探,表现地太友好也许会被觉得冒犯也不一定,很久以前源氏加入他们时他曾对东方人有过一些浅显而笼统的了解。重点,这个人还在试探新环境,他怎么能看上去像是审视今年的葡萄能酿多少好酒的酒庄老爷?!可是,确实是……漂亮的眼睛。

漂亮的眼睛。主人是麦克雷的新同事,一个态度不友好,经历更不友好(想想他曾经做过的一切)的新同事。

不友好的部分随着风滚草在地上翻滚,掀起一些尘土,漂亮的眼睛升上高高的天空,化进漂浮的大团白云里。接受岛田半藏成为新同事对于守望先锋的各位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麦克雷也预感他们的关系恐怕不会多轻松,他决计不可能想到未来两人的关系会是另一方向的沉重。

麦克雷是个美国人,而且是个牛仔。在细节上给自己找烦恼的人永远不会是他。此刻的麦克雷擦着枪叼着烟走着神,然后意识到这个永远的终点是昨天下午十六点二十三分,岛田半藏出现之前。他应该把那句夸赞说出口的!现在这赞美和赞美的对象总是从脑海里冒出来占领他美好的放空时间!

主啊,原谅麦克雷吧!他没有过正常男孩的青春期,美,性,爱情也从不是他生活的主旋律,何况还是和蝴蝶夫人同调的。

这句夸赞成了麦克雷面对半藏时的小小心结,不碍事,只是每次看到半藏都想夸出口,但场合,气氛,还有些别的什么,总是阻碍了麦克雷的表达。

半藏比想像中适应的更快,如同当年的源氏,技巧卓越,配合流畅,但不宜亲近。那时的源氏还没有遇到禅雅塔,触碰时需要比常人小心些。他开始收获一些赞赏与信任了,尽管他本人表现得并不在意这些。

但麦克雷在意,半藏一箭爆头的时候,半藏把敌人逼近他的视野的时候,半藏召唤蓝龙的时候。他太想夸赞他了!这想法像滚雪球,从一开始的那一点出发,越来越强烈,最后他终于说出口了!

漂亮的一击!

然而半藏似乎没什么反应,并不是针对麦克雷,他对谁都这样,但麦克雷仍然感到意料之外的失望。

半藏只在对上源氏时才会有些肉眼可见的情绪变化。也许应该改善改善关系增进增进友情,他才能在夸赞后获得一些反应,麦克雷这样想着,再次耗尽了他的放空美好时光而不自知。

*沉迷麦藏,日渐消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