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林方】农夫三拳有点甜

这是散文文体!这是散文文体!这是散文文体!



这是伪种田文!这是伪种田文!这是伪种田文!



手机一次性戳质量坑爹!质量坑爹!质量坑爹!



呼!黄少你平时都这么说话是怎么换气的?!

————————————————————
下午四点的太阳,明媚又安静,明前的春风,温柔又得意,方锐带着家里的小土狗去找林敬言演乡村爱情故事二。换好鞋,锁好门。小土狗摇着尾巴在前边带路,颠着腚的样子雄赳赳,气昂昂。
“老林!走慢点!”方锐才走两步,发现鞋带有些松,急忙召唤前面的狗。狗狗回头看着他,直到他重新跟在后面三四步距离才又开始颠。
走了没多远,路两边的油菜也多了起来,有野的,一撮一撮的立在路边,也有人家开垦的菜畦,一格一格的。狗找了个电线柱子正抬腿标记此地乃大爷胯下地盘。方锐弯腰掐了一枝黄澄澄的油菜。有一就有二,一枝拿在手里多不像话。狗重新上路,方锐拖在后面,平均每块田掐一枝。看起来颇像样子的时候,方锐又不满意了,太单调!他睁大那对真诚的双眼,仔细寻找。一把类似于满天星的小白花。两根野稗子。一条蚕豆花。一串紫云英。两根大葱。一片巨大的野草叶子,像萝卜叶子,但是大的多,而且拿在手上才察觉茎叶上有细小的毛刺,不过方锐心情很好,所以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现在他手上的花束总算有模有样了。
一人一狗也走到了路尽头,眼前是平坦的坡,大河圩堤的坡。林静言在距离这个路口半里地的河漫滩上垦了几块田种蔬菜瓜果。
上了圩堤,视野豁然开朗,灰绿的河水泛着粼粼波光,河对岸有一大片连绵的油菜花,那是兴欣大队种的,即使田已经很壮观,对面仍有大片荒地,去年冬干枯的苇草各种东倒西歪,中间夹着几棵高大的树,尚未抽芽,画面类似于中世纪黑童话的微缩版,因为对面地势低,除了新成立的兴欣大队,没人在那边种地。倒是这侧河边,一条半河宽的开垦带,时而是一片油菜,时而是一片别的蔬菜,偶尔的,还长着一棵歪脖树。
走了没多久,方锐就看见林敬言了。那人正拄着锄头把望着对面的风景,有一只鸟从他头上飞过,他便追着鸟的踪迹,转身抬头看,就看见了方锐。他笑起来,拎着锄头往堤上走。
“锐锐也来啦!”林敬言蹲下来挠挠奔到他身边的小狗。
“言言!说好的衷心不二呢!你这谄媚之徒!”方锐破口指责尾巴都要摇成风扇的狗,“林敬言大大!这是我对你森森的爱!”说着方锐伸出自己制作的花束。
林敬言笑着接过花,低头深情地回应,“我愿意!”两人目光对上,夕阳正好,“一夜八方!”
“卡擦!卡擦卡擦!”风里有微弱的快门声穿来,打断了影片的拍摄。方锐转过头一看,是戴妍琦。“小戴啊,肖先生来啦?”
戴妍琦收起手机,笑的天真活泼人畜无害,“嗯!今年还在老地方,叔叔你们有空过来玩哦!”
“啧!是哥哥好么?!”方锐怒,一手接过林敬言的锄头,另一手顺势牵过去。
“好,明天八成是晴天。”林敬言翻手和方锐十指交扣,“小戴还没吃吧?”
“走,去哥哥家吃!”方锐热情的邀请道。肖时钦是养蜂人,小戴来了那就说明一大波蜂蜜要来了,爱吃甜的方锐很开心。
“我这就回去了,”戴妍琦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他俩的手,笑着摆手,“谢谢叔叔,那就明天见啦!”
三人反向而行,方锐还盯着戴妍琦的辫子大声挣扎,“是哥哥!”
过了了一会儿,戴妍琦回身,看见那俩手拖手,走过野草春风的河堤,夕阳晒着他们的发梢,一条小狗摇着尾巴跟前跟后,他轻轻摇头,可怜的小白,迟早会得糖尿病的吧?狗吃太多甜的不好啊!感叹完,群里就传来了回复的提示音。
晚饭后,按单双号来排今天应该是方锐洗碗,但方锐放下筷子后就不停地抓手,“老林,我手痒。”
林敬言收拾桌子,答“天还没黑呢,别太心急啊方锐大大。”
“不是,我真的手痒啊!”方锐留下了悔恨的泪水,他平日逃洗碗逃地太多,林大大都不相信他了!
方锐把爪子伸到老林面前,“你看!”
林敬言仔细一瞧,手背和手腕上有不少红点,更多的是一道道抓痕。他把眼前的两只爪子对合放进手心里搓,问道“你都碰什么了?看着像过敏哪!”
“哦对了!给你采的路边的野花里头好像有一根还停刺手的。”
林敬言叹气,“明天早上去找张大夫看看吧。”
——————————接下来只是妄想的对话——————————
“嘤嘤嘤,林敬言大大,有没有被我的真诚感动到?”
“嗯!所以晚上就玩个绑手play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