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

吃不饱

关于告白

cp:双鬼,林方


属性:少女系段子,我多想写一个longlong的故事然后把这些个脑洞都嵌进去,然而只有这最少女的部分被写出



李轩是怎么跟吴羽策告白的?


有一天方锐和吴羽策聊天时问。


吴羽策翻了个生动的白眼。


那时候李轩和吴羽策刚好来到某个感情的节点,在亲密与尴尬之间闪烁,按照谈恋爱的节奏呢,这时候应该算是两情相悦只欠告白了,所以吴羽策期待着李轩的告白。


为啥是他告白不是你告白呢?方锐冒死问。


因为,李轩这个人总是想很多,万一我告白他拒绝了呢?但是他告白的话我肯定不会拒绝啊。


你说德好有道理。方锐点头。然后呢?


李轩确实想得多,吴羽策能猜到他会用哪个技能但总猜不透他心里的弯弯绕。比如,队里的人都察觉到了队长不对劲,只有他自己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大家切磋配合,聊天打屁,手脚却一堆小动作,和吴羽策对视的时间绝不超过一点五秒,一副该干嘛干嘛的态度,也不知道是给谁看。


晚上也照旧抱着笔记本来吴羽策屋和他讨论荣耀,从各自的打法到双鬼的配合,再到全队的调度,操作的进步退步,战术的提高和灵光一现的想法,战前和战时的心理指导,食堂的口味和营养,各个品牌的键鼠性能优缺点,手操,眼操,锻炼,游戏活动…………


李轩正坐他床上,一会儿看着笔记本,一会儿观察天花板似乎在思考,间或看一眼吴羽策。吴羽策坐在他身边,看着他。这战术下午已经提过了。吴羽策继续看着他,心理动员最近做的都很不错。食堂不就那样么,天下食堂是一家,吴羽策继续看着他,侧着脖子太累了,干脆用手背撑着。键盘和鼠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这打游戏的都知道,歪久了脖子还是难受,吴羽策干脆躺下了,脸挨着李轩盘起的腿边。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了,游戏活动?!那不是公会的事儿么?!和你一个职业选手有关系?!吴羽策深呼吸,撑起上半身朝李轩凑过去,凑近到能感觉到李轩的呼吸。


“李轩,再不亲我你就可以滚回去睡觉了。”吴羽策说,然后就闭上了眼。



之后一切顺利,具体李轩是在什么情景下看着吴羽策的眼睛说我喜欢你的,就不多赘述了。




那你是怎么表白的?吴羽策问方锐。


卧槽你怎么知道是我表白不是老林表白啊?


吴羽策挑眉,我就这么一问,果然是你。


卧槽。方锐说。



林敬言比方锐大了好几岁,曾经开玩笑说有代沟,方锐反驳老林你冰雪聪明,沟通顺畅,没有延迟啊。


然而方锐的告白还是延迟了。


方锐也竟没有料到自己会告白的。


那时候是夏休了,方锐就经常和林敬言打电话。从每天二十分钟到两个个小时。然而还是不够。


方锐感觉自己太少女怀春了,简直腻味,但就是忍不住。能有什么好聊的?荣耀的事都是直接在扣扣上说,在竞技场说,打电话无非就聊天打屁,汇报一下我在干什么,问候一下你在干什么,然后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扯些有的没的,这样也能聊一两个小时,简直醉了。


方锐的内心有个小人,每天都一脸嫌弃地吐槽。吐槽到最后唯有骂人可缓解情绪。然而方锐不会骂人,转来转去就那么几句,卧槽卧槽,和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方锐捂着嘴任凭内心的小人已经暴跳而起。他刚才忍不住说出来了。他对着电话说,林敬言,我喜欢你。


还好,老林并不在话筒边,他洗桃子去了。


方锐深呼吸,缓解跑完四百米后的心跳。


喂,我回来了。


听到林敬言的声音又回来了,白深呼吸了。


不知道面上能不能看出来,毕竟方锐不是个容易脸红的人,但彼刻,方锐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个快要爆炸的西红柿。


林敬言好像并没有听到。方锐嗯嗯啊啊的不再说什么,林敬言就随便说了几个过时的笑话。吃完了桃,两人挂了电话。


方锐把电话扔到床上,再把自己摔进去,把头埋进软绵绵的空调被装鸵鸟。


感情不是装备属性,溢出无效,感情是属性不可叠加不可拆解的装备,一件一件填满包裹,实在装不下了,只能掉出来,GM也帮不了你。


并没有英雄来拾取这件装备,它闪着光悬浮在翻滚的热汤上。


然而那个英雄是个流氓。我是说他的职业是流氓。


方锐并不知道林敬言都干了些什么。林敬言并不怎么主动给他打电话,但他的装备不比方锐少。


林敬言是个很有办法的男人。他每次都会把和方锐的电话录音,然后化身剪刀手,减除自己的部分只留下方锐的部分,再分门别类归进硬盘的角落里一个叫一一二零的文件夹。


夏休结束了,方锐照旧在见到林敬言时给了他“爱的拥抱”,林敬言也在他耳边回了一句。


方锐这次并没有脑袋爆炸,只是那个吐槽的小人终于累了,打开电视看起了白蛇传,BGM唱道,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这是何等的………………卧槽。


评论(13)

热度(77)

  1. Konoe ZZZ一寸相思 转载了此文字